《 天生影帝 》九龙潭

第四十一章 苏大少,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如果说苏洛的形象气质更像是一位饱经世事的绅士的话,那陈山海像是一个刚毅的武打明星。

苏洛觉得他有点像是前世的张震。

不过实际上苏洛才是拍过武戏的武打演员,而陈山海目前还是喜剧新人。

不过对于陈珂来说,区别只是。

苏洛是个小王八蛋,陈山海是大王八蛋。

陈山海是她哥,亲哥,同父同母的那种。

去年陈山海偷偷翘家出来当演员,要知道陈山海是京都大学的学生,而且还不是演艺相关的,原本是陈山海毕业以后要接任家里的事业,结果陈山海跑路了,那就只能把陈珂抓去当壮丁。

当然,陈珂也是翘家了,跑来给苏洛当壮丁,他们兄妹两不愧是兄妹。

干的混帐事还都一样。

还都跑到了娱乐圈,不过陈珂还好,她并不喜欢娱乐圈里面那些肮脏的东西,她就是个圈外人,帮苏洛处理处理商业和生活的事,给苏洛当个大总管一样的角色。

可是这里毕竟是人家历山导演的地盘。

陈珂现在虽然很生气,但是也懂得分寸,不过她现在已经开始在心里规划怎么整治陈山海这个大哥了。

他真是太过分了,作为亲大哥怎么可以把16岁的妹妹留给爸妈,而自己跑去娱乐人间!

陈山海明显注意不到蹲坐在片场旁边的小不点。

153的陈珂站着就矮,更何况蹲下来,简直像只有双马尾的小青蛙。

苏洛可不一样,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陈珂的眼神。

他只觉得陈珂的眼神越发的凌厉实质化,似乎下一秒就要把自己给柴刀了。

当然*屏蔽的关键字*自己想多了,陈珂就算生他的气也不会想着伤害他,陈珂只是想把她哥给柴刀了。

陈山海的进场,就是有趣的剧情开始,历山很好奇苏洛能不能把刚刚那种气质演出反差萌来。

“诶,这位兄弟,你是一个人来酒吧喝酒的?”

带着两个女友的苏大少明显对女人的兴趣不大,他对于身边突然出现一个人在喝闷酒的硬派小哥有点兴趣。

来这种酒吧一个人喝酒的人可不多。

更何况刚刚他在旁边观察,这小哥因为外貌出众,来找他搭讪的小姐姐可不少,可是他都是郁闷地摆摆手拒绝了人家的邀约。

啧,是个有故事的人。

苏大少从女友们身上把手收回来,轻轻地甩了甩。

他自然而儒雅地将一直戴在手上的白手套捋下。

这大少爷也是怪胎,出门必定戴着白手套,而且这种价格昂贵的丝绸白手套对于大少爷来说都是一次性的,回家就扔垃圾桶里。

当然*屏蔽的关键字*自家大管家总是把他回家丢掉的白手套从垃圾桶捡回来,拿去给下人消毒杀菌清洗,大火加热,小火慢炖,出炉之后再冷却收藏。

苏家节俭的习惯是骨子里的,尽管苏大少都开始摆阔了。

他以为自己的手套是一次性,其实是多备用换洗,循环利用。

扯远了,苏大少的真挚搭讪并没有得到热情回应,陈山海只是冷冷地看了凑过来的斯文败类一眼。

这家伙给人的观感并不差。

但是他就是觉得不对劲,所以不怎么愿意搭话,希望他能识趣地自己退开,自己正郁闷着呢。

虽然热脸碰了冷屁股,但是苏大少一点也不灰心。

对于他来说,帮助一个郁闷的小哥释放自己,在这纵情的欢乐场里策马奔腾,是他的荣幸,也是他的快乐,他今晚的目标不是舞池里身姿曼妙的小姐姐们了,他的目标是帮助眼前这位小哥开放心怀,帮他找小姐姐去策马奔腾!

苏洛在看这段剧情的时候一开始觉得苏大少是个憨憨,还是铁做的那种,但是在共情代入体验了苏大少的人生之后他才能明白那种感觉。

偶遇的陈山海只不过是他人生的一个玩具而已。

他已经无趣到想让自己成为操纵人心的上帝。

看着别人在自己如同撒旦的引诱般慢慢改变,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快感。

“人生在世,必然有诸多不快。”

苏大少侧身倚靠在吧台边上,对着调酒师打了个响指。

“要两杯,给他来杯长岛冰茶,我照旧dry martini,记我账上。”

苏大少饶有趣味地看着喝着小杯啤酒的陈山海。

没有拒绝就是成功的开始,长岛冰茶听起来好像是茶,但是这是著名的失身酒,容易让酒量不好的人喝醉,苏大少是看准了一个人到酒吧买醉却点的都是啤酒的陈山海是个酒场新手。

“extra dirty,不要摇晃,轻微搅拌,我喜欢原味。”苏大少给调酒师补充了一句。

一旁喝着小酒的陈山海不免抬头看了看这个逼格十足的年轻变态......不,绅士。

等待鸡尾酒被调好的时间,苏大少继续给陈山海灌输及时享乐思想,试图将陈山海带上策马奔腾之路。

陈山海也从一开始的沉闷逐渐和苏大少聊开了。

不得不说,苏大少的文化素质和沟通能力还是顶级的。

鸡尾酒下肚,陈山海没有什么变化,苏大少一边和陈山海继续聊天,一边让调酒师继续上酒,他两就在吧台这儿,勾肩搭背,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

“兄弟我和你说,这世界上遇到不开心的事啊,喝点酒,带着小姐姐去策马奔腾一下,然后你心成佛祖以后,你就会觉得人生无比的空虚,空虚了你就知道人生其实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意义,那还不如快快乐乐地及时行乐!”

一杯有一杯的干马天尼下肚的苏洛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酒的后劲所影响,开始下意识地分享人生感悟。

而已经将近8杯长岛冰茶下肚的陈山海竟然仍然保持清醒!

苏大少一杯一杯地点,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小哥喝晕。

但是他对于力量一无所知。

他根本就不知道在刚刚喝着啤酒的陈山海不是装弱鸡,而是他真的对酒不敏感,他是酒精免疫体,对于酒精的耐受度可怕到极点。

就算是苏大少沉浸酒场多年,跟他的差距也不是肉眼可及的。

苏大少,你还是对神奇力量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