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惨遭盗号之后 》吞日月

第 24 章

由于福威镖局传到林震南手中后,便一路蒸蒸日上,直至遍及南方十省。所以方鹤梦一行人在南下的时候,每隔数日,便要到各省分/局落脚。

当然,林震南夫妇是为了顺带处理镖局的事务。至于方鹤梦和林平之,则是借此机会,揣着数量不菲的银两,踹了贴身保护的镖师,然后满城疯跑玩乐。

因此,即便古代的出行条件差到令人发指,但背靠林家,方鹤梦还是得以开开心心地,游览了大半个明朝南部疆域。

这日,林平之包下了一条画舫午憩。

轻轻摇晃的船身,似有若无的湖风,还有妓子弹唱的美妙乐声,无不让林平之的梦境变得更加香甜。

“果然是年纪太小了,除了仪琳,竟然没能对其他异性产生暧昧情/愫。”方鹤梦摇着头,从边上那位名叫“紫烟”的妓子手里接过一盏酒。“幸亏有我,不然这温香软玉,岂不浪费了?”

“方公子~”

这紫烟姑娘一口吴侬软语,声音又娇又媚。当她饱含情意地同一个人说话时,哪怕对方是个女人,骨头恐怕都很难不酥软下来。

只见她抬起一双玉手,轻柔地捧住方鹤梦的脸,呵气如兰道:“公子,不如让奴家来喂你。”

紫烟沦落风尘也有近十年的时间了,不说阅人无数,但恩客是男是女,她应当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可惜,她今天面对的,却是一个精通现代化妆术的男装大佬。

不过方鹤梦虽然不是真正的男人,但穿越前也挺橘里橘气的。是以在听到紫烟的话之后,她便顺势搂住了对方的盈盈细腰,带着对方一起往身后的软枕靠去。

“喂我?”

方鹤梦往日那一双黛色远山眉,今日因为着男装的缘故,被她描得极为凌厉。此时她从这两道剑眉下抬起点漆星眸,似笑非笑地向紫烟看去。

“紫烟姑娘,想要怎么喂我?”

闻言,紫烟嫣然一笑,然后低头含/住方鹤梦手里的那盏酒,将酒水全部喝进了自己嘴里。

方鹤梦见状自然是秒懂了,于是她的姿态便变得更加闲适,笑意盈盈地只等着紫烟用那张樱桃小口,把酒水渡到她嘴里去。

至于卫生问题?

啧,颜即正义,长得好看就卫生!

眼看着两人的嘴唇即将贴到一处,可一阵忽如其来的破窗声,却蓦地打破了画舫内安逸的氛围。

方鹤梦当即把紫烟往身后一扯,然后抓过林平之的佩剑,皱着眉头朝纠缠在水红色轻纱中的那道身影走近了两步。

“他奶奶的,不解了!”这位不速之客的耐心似乎不太好,见自己挣脱无果,竟直接运起内力,将纱幔震了个粉碎。

一时间,船舱内好似飘起了一场红色的飞雪。尤其是首当其冲的方鹤梦,发顶、鬓间、眉睫上,全落满了轻纱的碎屑。

恼得她恨不得当场跳进湖水,好把这些拍不干净的玩意儿统统从身上洗掉。

是的,她没有洁癖,就是有点儿强迫症。

不速之客这会儿已经从船板上爬了起来,方鹤梦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是一名年纪至多不超过三十岁的男人。浓眉大眼,手里提着一把染血的单刀,显然不好相与。

不过男人的胸腹处却又受了一道剑伤,深可见骨,以致于他整片衣襟都已经被鲜血浸染得暗红。

“没想到我随意挑选的画舫里头,竟然藏了两位大美人。不错,不错!”男人满意地大笑起来,似乎比起自己的伤势,他对容貌精致的方鹤梦还有紫烟更感兴趣。

“两……两位?”

方鹤梦回头看了紫烟一眼,嗤道:“是啊,这位不请自来的大侠,似乎是有龙阳之癖。”

大多数直男,尤其是古代直男,都不喜欢被人质疑自己的性取向。

因此这名刀客立刻就沉下脸,冷笑着上前两步,说道:“龙阳癖?这恐怕是近年来江湖上最大的笑话了!美人,看来还是得让你瞧瞧仔细,我田伯光究竟是不是一个断袖!”

田伯光?!

方鹤梦立刻戒备起来,并且又往紫烟跟前挡了挡。她这并非是惧怕对方,毕竟独孤九剑在手的情况下,田伯光又能算得了哪根葱。可如今船上不止她一人,还有紫烟和……

等等,林平之!

就在方鹤梦反应过来的一刹那,田伯光却已经掠到榻边,将刚刚睡醒的林平之给提了起来。

原来他方才只是故意吸引方鹤梦的注意力,好声东击西,成功把手无寸铁的林平之掳来做人质。

失策。

方鹤梦暗骂一声,拧着眉头质问田伯光:“你想做什么?赶紧把我弟放了!”

人质到手,田伯光的神情再度变得松快起来。他先是冲着方鹤梦暧/昧一笑,见对方不耐烦了,这才解释:“是我太过倒霉,撞到了衡山派莫掌门手里。所以还请两位美人给我打个掩护,把那拉二胡的臭老头给应付走……”

“方姐姐,别听他的!”林平之总算明白了眼下的处境,“反正咱们帮了他,他也不一定会放过我。不如趁这机会,联合那位……那位莫掌门,把他给杀了,也算为武林除掉一害!”

田伯光显然没想到,林平之这个人质的胆子会这么大,于是奇道:“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现在就杀了你?”

林平之自然是怕的,他年纪还小,平日里又被林震南夫妇保护得滴水不漏,从没经历过江湖厮杀,也不曾想过要这样丧命于一个采花大盗的手中。

但是这画舫上统共就他们四人,除了田伯光,他便是唯一的男子汉了。眼下他不出头,难道要让方姐姐和那位紫烟姑娘,来受这淫/贼的欺侮吗?

“我……我不怕!我只怕爹娘和诸位长辈伤心难过,只怕仪琳……仪琳妹妹就此忘了我,至于别的,我都不怕!”

“好小子!”田伯光听了这一番话,对林平之倒是颇为赞赏。“就冲你这份气节,我田伯光也不会言而无信。只要你们替我打发走‘潇湘夜雨’,我就立刻放了这位小公子!”

田伯光话音刚落,湖面上便又传来了微不可闻的踏水声。他神色一紧,也不管方鹤梦答不答应了,带着林平之就躲了起来。

“方公子……”紫烟已经被吓坏了,这会儿只能泪盈盈地望着方鹤梦,指望对方能拿个决定。

“没事。”方鹤梦一边轻声安慰,一边抬手脱下自己的外衣,将船板上那点点血迹给抹掉。

然后她又赶在衡山派掌门登船之前,放下船舱中剩余的纱幔,搂着紫烟回到原先的位置上,嘴对嘴再度喝起了那盏清甜的梨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