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枝飞 》苏苏苏小爷

第十四章 做一年丫头

那穿着大红衣袍的人,看着墓碑扯唇邪魅一笑道:“沈相爷,你也算是个文武全才,怎么生了个这么蠢的女儿。当年我可是整整照顾了她半年,我的裤子都不知道被她尿湿几回,她竟然不认识我了。这么蠢的女儿你是怎么生出来的,佩服、佩服啊!”

言罢他便负手下山去了,步子快的没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儿。而小川儿跟在他身后嘴角直抽抽,自家主子这嘴真是比谁都黑。

搞不好哪天沈相爷就成了他的岳父大人,有问自个儿岳父,你是怎么生出这个女儿来的吗?难道让岳父把当年的姿式给你演示一回?

悦儿主仆三人刚走到半山腰,便同时感觉到一股风从背后刮过,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去。

这一回头不要紧,三人都吓的差点喊出声来。就见一人身着大红袍子,呼吸可闻的站在她们身后。

好在这张脸惠质之前见过,而悦儿更是无比熟悉,反应过来便冷声问道:“你是鬼吗?怎么我到哪儿都能遇到你?”

那人嘴角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一抬手便把兰心推到一边儿去,自个儿挨着悦儿,牵过她的手往山下走,还一边说道:“那不如说是你我有缘,才能走到哪都遇见。”

七少爷是轻浮的,这让悦儿和她的两个丫头,都有了严重的不安全和不信任感。

两个丫头走慢了一步,在后面用眼神交流着,想着怎么能帮了自家小姐。兰心眼睛瞄向路边的石头,惠质想了想摇了头。

这人除非是她们俩能一下制服他,或者说是打昏甚至打*屏蔽的关键字*他,不然,这种人发起狠来,怕是三人都要被他吃的渣都不剩。

悦儿的眼睛也瞄过路边石头,七少爷轻笑一声抬手便扳过她的脸对着自己:“想打死我呀?想都别想,我一根手指就足够碾死你们三个。”

的确,这话悦儿是信的,就凭前两次他连睡着都能把她牢牢的禁锢在怀里,她就相信他这话。

见她暂时老实了,七少爷便懒洋洋的问道:“看来吴家把你养的也不怎么样吗,就这还回去当寡妇?”

悦儿知道自己是寡妇,从进了吴家门那天就知道,可这么被人说出来她还是心里不舒服,想也没想就怼了回去:“关你什么事!”

见她发火七少爷就像发现什么有趣好玩的事情一样,反倒继续逗起她来:“不想嫁你的谢公子了?这么整日被吴家圈禁着,可是没法找到他了。”

悦儿心里是被他说通了的,她怎么会不想,自十岁开始她就想长大了嫁给晏之哥哥。她想过的,晏之哥哥离家后会去哪儿呢,跑不了到京城来。毕竟王静姝嫁到京城来了,他不就是为了她才离开谢家的吗。

也许离开吴家,在这京城里寻着,就能寻到晏之哥哥。哪怕他心里还有王静姝,可他总还是要娶妻的。不做他爱的那个女人,只做爱他且能拥有他的那个就够了。

这么想着的悦儿就没答七少爷的话,七少爷微微的蹙了眉头,但那不悦也只是一闪即逝,便又调笑着诱惑起她来:“爷帮你离开吴家怎么样?你就能去找你的谢公子了。”

悦儿斜眼瞪着他轻哼一声:“你会有那么好的心,平白无故的帮我?”

七少爷的笑越发灿烂起来,伸手揽过悦儿的腰说道:“你给我做一年的丫头,我就帮你离开吴家,不过谢公子你就自己找吧,爷没那个兴致满世界找个男人去。”

悦儿回头看了两个丫头一眼,两人都紧张着,却是也拿不定主意。就怕逃出虎穴又进了狼窝,那可就害苦了自家小姐。

悦儿见这俩人也不能帮自个儿拿主意,便暗地里咬了咬牙看向七少爷道:“我同意,不过,不许在这一年里有其他附加条件,我只做你的丫头,别的事不会做。”

七少爷抬抬眉毛,点了下头:“好”。

悦儿想想又补了一句:“我之前从关中带来的私房,全被吴家扣下锁进了库里,你要帮我把那些拿回来。”

七少爷又点了点头,不过也提了一个条件:“我可以帮你拿回来,但在你做我丫头的这一年之内,那些私房要存放在我这里,避免你逃跑。”

悦儿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了:“行,不过你要保证我们三人的月钱,在你那里要还过着吴家那样的日子,月钱不给,衣裳不给,饭也不让吃饱那我可以随时毁约。”

悦儿目光直直的盯着七少爷,他的面上未表,心里却是怒极了。找死的吴信忠,真以为有晋王府做倚仗,就可以这么不知死活了吗?你算是撞爷头上了,小小的昭信校尉,一个六品武官散阶,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七少爷轻扯唇角朝悦儿笑着又点了点头:“你月银二十两,那两个丫头各十两,爷不用你们签*屏蔽的关键字*契,但若是敢逃跑,爷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

主仆三人均是倒抽一口凉气,不过想想这种把丑话说到前头的,总比吴家那种把人骗进家门再苛待的要好的多,悦儿便一口答应下来。

距离山脚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七少爷放在悦儿腰上的手暗捏了她一把,在悦儿要发火之前便说道:“你们三个先回去,不出十日便把你们从吴家带出来。这期间的事不用你操心,安心安静的待在吴家就好。”

不待悦儿答话,他便闪身进了路旁的林子里。主仆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都感觉这像一场梦一样。只有兰心傻呼呼的开口问道:“刚才不是做梦吧,真有那么一个人要带我们离开吴家吗?”

惠质点了点头:“我也看到了听到了。”

三人没有想像中的狂喜,而是心里不落底的担忧着。

哪里会有一个人对你这般好,还要帮你脱离苦海。就只让三人做他一年丫头,还给那么高的月银。这一个月二十两,简直比平常人家夫人月银还要高。

兰心和惠质两个丫头每月各十两,这可是比吴家庶子女们的月银还高呢,有时还要被吴夫人克扣。

三人这么一路谁也不说话,只是时常互望一眼。心里都在不安,可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到了吴家从后门进去就被吴夫人身边的冯嬷嬷拦住了,一招手就上来几个粗壮且一脸横肉的婆子。

悦儿这个吴家大少奶奶做的当真不如一个普通下人,就那么被婆子们从里到外搜了个遍,结果身上绑好的东西什么也没剩。

冯嬷嬷狠狠的瞪了悦儿一眼:“太太说了,敢从外面带东西回来,就罚你们两日不准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