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游之修仙情缘 》玖久艺

第79章 喜欢一个人

她这么一说,乔巧便知道她其实在宿舍。但人家躲着也没错。自己现在就后悔多管闲事呢。于是有话不吐不快,干脆都打字和肖奡莱说了。

乔巧:听那意思两人都睡过了。

肖奡莱:震惊.jpg

乔巧:听霍雨馨说王萌萌男朋友换过好多,这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肖奡莱摇摇头,并不想听更多。但对面还在发消息。

乔巧:我就说玩游戏不好,里面什么人都有。玩就玩了,还见面,这不是自己作死吗?你也小心些,别被那些网友骗了。骗了感情算轻的,要是又骗钱又偏色,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肖奡莱心说,不会的,我又没颜又没钱。

对于王萌萌的事,她虽不至于幸灾乐祸,但难免有些生气当初王萌萌和自己说的那些话。

现实给了王萌萌一巴掌,旁观者除了看戏,更多的是怒其不听劝。

不过乔巧的好意她心领了。网络的确是把双刃剑,你不确定对面是什么人,即使见过真人,你对他又能有多少了解?

她不确定,若是自己也有王萌萌那般样貌,会不会也奋不顾身的去找许安歌?而许安歌会不会如照片中美好安详?他的内心会如何想自己?

肖奡莱回复乔巧:我知道,谢谢你和我说这些。

乔巧见她这态度应该是听进去了,不由得舒一口气。

刘诗微和古亭晚上之前都会回来,肖奡莱发信息让刘诗微帮忙带了晚饭。

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

结果古亭回的比刘诗微还早。

肖奡莱刚问了几句去哪玩,玩的怎么样,刘诗微就回来了。

对面哭声依旧断断续续。刘诗微一进门就一脸“又有什么八卦了,快讲给我听”的架势。

肖奡莱白她一眼,接过盒饭,对她说:“如你所料。”

刘诗微匆匆放下背包,把椅子挪到肖奡莱跟前,急切的说:“真的千里送了?”

肖奡莱说:“可能吧,我没过去,我怕她再一个跳楼,我这胳膊腿儿可受不了。”

刘诗微撇撇嘴,说:“除了跳楼那次和这次,之前你出去上课我还听她哭过几次呢。还有一次在教学楼,她在一个没什么人的阳台那蹲着哭,说什么我只想要一份真正的爱情什么的,说的特文艺。这现实里找不到爱情,又跑网络里找了?”

古亭在那边冷笑一声,吸引去两位室友的目光。

她含着一根棒棒糖,晃着吊椅,说:“男的分海王和渔夫,王萌萌这算那种?”

两人愣了愣。肖奡莱说:“我不知道她算那种,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算是美人鱼?加勒比海盗里面的那种!”

刘诗微眉毛一挑,拍她一下,说:“哎,你别说,还真有点像!长得好看,把男的吸引过来,然后生吞活剥了~哈哈哈~”

古亭赏她一个靠垫,刘诗微躲了过去。

这时有人敲门。没料到竟然是霍雨馨。

她眼神一扫,直接锁定肖奡莱,说:“萌萌好像被男人骗了,你也来帮忙哄哄吧。”

肖奡莱脸上的肌肉集体抽了抽。

刘诗微见她脸色不好,却还是要起身的架势,一把按住她,对霍雨馨说:“不是有你们两个室友哄了吗?”

霍雨馨一脸厌烦,说:“我们哄了啊,哄不好,所以想让肖奡莱过去试试。”

刘诗微哼了声,说:“你们都哄不好,她去就能哄好了?再说有什么好哄的,你们又不是她的老妈子。就让她自己哭去呗,上次都要跳楼了,最后还不是自己好了?”

霍雨馨咬着牙,不知在想什么,说:“就是怕她这次又要跳楼,要是真跳了,我们都担不起啊。”

古亭说:“要自杀就报警,又不关你们的事。”

霍雨馨有些为难,说:“总不能还没跳就报警吧,那我们成什么了?再说了,事情还没到那种地步吧……”

刘诗微说:“那就去找宿管阿姨呗。上次你们叫的太晚了,这次提前说一下,一旦出事了,责任也找不到你们头上。”

霍雨馨又看了看肖奡莱,肖奡莱不想当白莲花,把眼睛挪开了。

霍雨馨还是自己去叫宿管阿姨了。

有了宿管阿姨,对面哭声见消。

之后事情如何发展,肖奡莱都不想关心。但明显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古亭看了看她,说:“放心,这样的女生不会真的自杀的。”

肖奡莱希冀的看向古亭。

古亭继续说:“之前我听水儿和我说过,也问过几个男生。仔细想想王萌萌这样的算也算得上是女生中的渔夫了。都说女追男隔层沙,只要不是太极品的男生,一追一个准儿。不过男生也不都傻,闹分手多正常啊。她这一哭二闹三跳楼,不过是想要点好处。”

刘诗微对古亭的话深以为然,同时表达出对这类女生的厌烦与不削。

自己作死就作呗,非要搅的周围人都不得安宁。

肖奡莱默默听着,没有应声。不由的翻出许安歌的照片,她虽觉得自己所喜欢的男孩肯定不会像王萌萌喜欢的那般,但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担心。

这许多的日日夜夜,她都回想着那一次线下见面,他的一颦一笑,他的一言一行,他的举手投足,他的所有所有都让她魂牵梦绕。

她后悔自己不够大方,不够坦然。同时幻想着下一次见面,自己瘦成一道闪电,让对方欣喜,从而喜欢上自己,从而会有以后,会有将来,说不定还会结婚,就连以后孩子的名字她都想了几个……

她无不担心的问古亭:“亭儿,要是不小心喜欢上了个渣男该咋办?”

古亭笑笑,说:“喜欢就喜欢呗。只要你自己乐在其中就行了。”

肖奡莱说:“这有什么可乐的,应该会很痛苦吧。”

古亭耸耸肩,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又没喜欢过渣男~”

肖奡莱有些不确定的问:“到底真正的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古亭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

刘诗微说:“什么喜欢啊,爱啊的,最终都会回归生物本能。”

肖奡莱不解。

刘诗微一脸坏笑说:“就是……会想和他上床呀~”

肖奡莱脸上一红,面上嫌弃的拍她肩膀一巴掌。

刘诗微抱着靠枕,满面红光的说:“不要害羞嘛,都二十岁了,该明白明白这些事儿了!”

古亭笑着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刘诗微说:“反正我一看到我对象,就想贴在他身上,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那些羞羞的事儿~”她也说的一阵扭捏。

古亭竟然点头回应,说:“嗯,是有那么些小狼狗让你一见就想上了他。”

肖奡莱觉得很是羞耻,却又忍不住听她们胡扯。

古亭说:“其实女人和男人这方面还是很相似的,只不过女人审美要求高了些。”

刘诗微很赞同,说:“就比如说,那些男明星,要是和他们白睡,我肯定乐意,普通男生就会觉得吃亏了。男生的话,估计是个女的给他白睡,他都乐意吧。”

肖奡莱打个抖,说:“你们聊的太露骨了!”

两个室友露出“邪恶”的笑容。

座谈会告一段落。

三人商量一下,肖奡莱饭还没吃完,刘诗微便先去卫生间洗漱了。

寝室里一时间只有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

肖奡莱咬着唇,还是忍不住问古亭:“亭儿,你说……聿佩柏会不会是个好男生啊?”

古亭正看直播,云野清风今天没开直播,她有些意外。漫不经心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说:“男生的好坏也是要分人来看的。”

肖奡莱不太懂,问:“能举个例子吗?”

古亭说:“就比如说有的女生不喜欢男朋友太好色,但有些女生会觉得男生不色一点不给力。”

肖奡莱羞的满脸通红,“谁问你这方面了。”

古亭无所谓的说:“都一样。分人。”

肖奡莱想想也对。

古亭又说:“想那么多干嘛,你不如直接和他摊牌,说线下聚会那个鬼兔兔就是你,问问他什么感想,能不能处朋友,爱处不处,不处拉到!”

肖奡莱慌忙摇头,说:“不不不不,不行不行!”

古亭回头看她,“切”了声,随手把看直播的平板电脑按趴下,开始认真玩游戏,“实在是喜欢的话,就睡了再说呗。哦~”她回头揶揄道:“你一定还是个处吧~”

肖奡莱恼羞成怒,拿起一旁刘诗微椅子上的靠垫扔了回去,“古亭你个大坏蛋!”

古亭哈哈大笑,刘诗微一头一脸的水从卫生间探出头来,“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晚上依旧去软件学习班,肖奡莱再次问乔巧有关于喜欢一个人的问题。

乔巧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

肖奡莱点头,希望她能给个靠谱的答复。

乔巧的回答自然和她人一样正经,她说:“应该就是每时每刻都想着他,和他在一起会觉得很快乐吧。”

肖奡莱想想觉得很对。

“哦,对了,还会觉得自己不够好,有些配不上他吧。”

肖奡莱深以为然。

事后回想,才觉得,乔巧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