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位理想型[肖战] 》池恹

第 14 章

节目组是真个综合各大优秀综艺,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各种折磨各种累。

好不容易一天给她们放个假,睡懒觉的睡到中午,打游戏的怕吵到睡觉的在院子的石桌上一边挨冻一边开黑。

林承晏在房间里看了会儿剧本,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去准备午饭。

他们做任务的奖励是钱或者是其他一些东西,需要的食材也是林承晏列一条菜单给后勤去买。

宋千秋先注意到林承晏出来,打了个招呼,傅牧亭和江行没有抬头,有些敷衍。

林承晏感叹:“果然,他们单身都是有原因的。”

【凭实力单身】

他们几个人年纪都不大,不像其他类似综艺还会邀请老前辈,最大的傅牧亭也不过三十二岁。

说起来傅牧亭的表弟,也就是深汀大BOSS傅景珩也就二十八岁,标准的钻石王老五,公司里许多新人都想爬上他的床。

也难怪有人怀疑傅景珩是看上了林承晏。

只不过林承晏不知道的是傅景珩和林穆是好兄弟。

【肖战:我今天晚上回来】

【林承晏:好】

回完消息,林承晏切菜的时候后知后觉地想:这对话有点像老夫老妻啊。

做完饭,安馨也已经被叫了起来,大家在餐厅吃饭。

林承晏:“肖老师说今晚回来,我们要欢迎一下吗?”

宋千秋:“原来我不是唯一一个知道的啊!?”

江行:“哈哈哈哈让你嘚瑟。”

大家讨论了会儿也没讨论出来到底要怎么欢迎,最后傅牧亭说:“都这么熟了,做顿好的当做欢迎吧。”

其余四人:影帝,崩人设了啊。

林承晏还是觉得不放心,发微信问:【回来吃晚饭吗?】

【肖战:可能来不及赶回来,不用等我】

林承晏觉得这聊天内容更加像老夫老妻了。

-

晚上,大家吃完饭就在客厅里看电影。

宋千秋挑了部鬼片,还拉了窗帘关了灯营造氛围,安馨胆小,抱着林承晏的手臂小声呜嘤。

其实林承晏也有些怕,但没安馨那样怕的厉害。

江行也怕,女鬼倒挂在房梁上露出惨白的脸和鲜血淋漓挂着的舌头的时候吓的抱着傅牧亭嗷嗷地叫。

显示器前看着客厅里情景的导演组工作人员嘴角都不由自主抽了抽。

傅牧亭觉得江行的行为实在是太影响他的人设了,把他扒下来皱着眉说道:“你怎么害怕这种?”

“我为什么不能怕!”江行清了清嗓子,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有些颤。

安馨缩在林承晏的怀里,声音发抖,问:“晏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怎么背来着?”

林承晏愣了下,哑然失笑,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的声音,笑声在安静的客厅里响起,显得有些突兀。

江行、安馨:“???”

女鬼倒挂只是一个开端,电影的背景音乐阴森恐怖,恰到好处的吓人,让人后背发凉。

一只鬼猛地出现在主角的眼前,主角被吓蒙了,看电影的人被吓得不轻。

安馨:“呜呜呜哇——!”

林承晏:“!!!”

江行:“卧……唔?”

傅牧亭捂着他的嘴,没让他把那句“卧槽”喊出来。

宋千秋也吓了一跳,慢吞吞地往傅牧亭和江行那边坐过去。

播出后弹幕:

【卧槽女鬼出来的时候吓我一大跳】

【哈哈哈哈江行也太丢人了吧哈哈哈哈xswl】

【傅影帝×江顶流……???对不起我先嗑了(跪】

【嗑CP的那个姐妹等等我!!!】

-

情节稍微缓和了些,安馨拉了拉林承晏的袖子,小声说:“晏晏,我想吃薯片,你陪我去拿吧?”

他们也时不时会买一些零食,放在了餐厅的柜子里。

原本不觉得什么,现在又想吃又害怕的时候安馨就幽怨地想:为什么要这么傻.逼的把东西放在外面!?

林承晏应下来,两个女生结伴出了屋子。

三月初的夜晚还是很冷,院子里没有光源,厨房和餐厅的灯早就关了,林承晏开了手机手电筒。

进厨房拿了几包零食之后安馨和林承晏转身出门。

两个人一转身就愣在了原地。

原本乌黑一片的院子对面的小花园,墙壁草丛里亮着幽幽的绿光,绿光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显得有些诡异。

绿光把草丛和树木都笼罩着,幽深的黑暗中不知道藏着什么。

一片白色的衣角就从那颗上了年头的桂树后一闪而过,一旁的秋千还在慢慢地晃动。

“啊啊啊啊——!”

“富强*屏蔽的关键字*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呜呜呜社会主义光芒永远笼罩!”

播出后弹幕:

【是谁喊出了我要喊的话】

【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保命哈哈哈哈晏晏好可爱】

【哈哈哈哈神他妈社会主义光芒永远笼罩】

屋子里的人听到了动静,一溜烟地跑了出来,看到这幅景象之后都愣了下。

“牧、牧亭哥,你开下灯。”江行用手怼了怼旁边的傅牧亭,却没有怼到,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脑海中立马浮现出鬼怪把人拖走,而鬼怪此时就站在自己身边或者是身后的场景。

还没等他背后发凉,屋前小走廊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傅牧亭走回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语气淡然道:“怕什么?”

江行:“……”

刚看了鬼片,外面还是这种场景吗,他能不怕吗!?

安馨拉着林承晏就往小走廊跑,餐厅的灯都没关,一边跑一边用哭腔喊:“我刚刚看到有白色的东西飘过去了呜呜呜!”

江行:“什么!?”

傅牧亭无奈:“你能不能淡定点,人设都已经崩塌了。”

江行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大家不都是吗?”

傅牧亭:“……”

很有道理的样子,一时间无法反驳。

安馨指着还在晃动的秋千,惊魂未定地说:“有个白影窜过去了,到桂花树后面就消失了,呜呜呜不会真的是鬼吧?”

“像承晏一样念念核心价值观,我过去看看。”傅牧亭说。

是了,刚才听到的核心价值观是林承晏背的,这会儿被吓蒙了的林承晏还小声念着呢。

节目组:……他们请的嘉宾都是什么魔鬼蛇神??

傅牧亭一脸嫌弃地把拽着自己不放的江行扯开,丢到宋千秋身边,迈开长腿朝桂树走过去。

有什么声音渐渐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直到朱红大门上的铁环发出轻小的碰撞声,在寂静的夜里被无限放大。

傅牧亭的脚步却一下微停,拿着手机照明,在小花园里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

铁环又撞了几下,傅牧亭蹙眉,朝着大门走过去,把后门的门闩拉开,打开了大门,动作利落到江行都没来得及阻止。

江行:万一外面站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办!?

院子里的傅牧亭和大门外的肖战大眼瞪小眼。

肖战一只手拖着小行李箱,一只手还没来得及收起来,脸上慢慢露出一个笑,“我还以为里面听不到声音呢。”

傅牧亭“嗯”了声,侧身让他进来,又把门重新闩上,“刚好在院子里。”

肖战看见小走廊里站着的四个人,不由问:“怎么都站在走廊里?”

林承晏听到肖战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望向他,声音还有些抖,“看鬼片看到一半,刚才看到有人影,被吓到了。”

“可能是工作人员,别自己吓自己了,先进去吧,外面这么冷。”肖战也蒙了下。

林承晏点了点头,率先进屋了。

-

林承晏把客厅里的灯都打开了,把电影关掉之后换了相声看。

安馨缓过神来,恹恹地坐在沙发上,拿的零食被丢在中间的茶几上,也没有人吃。

“会不会是小偷?”宋千秋推测道。

“应该不会,屋子里都有*屏蔽的关键字*和录音器,导演组都看着呢。”傅牧亭否定。

“那就是工作人员了?”宋千秋皱眉,“他们这么吓人干什么?”

这会儿大家都回过神了,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被唯物主义自然科学熏陶了这么多年,自然不会再猜测有什么妖魔鬼怪了。

江行脑中灵光一现:“难道是副本?”

众人:“……”

“有可能,那看鬼片就是副本开启的条件。”傅牧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节目组没考虑过我们受不了惊吓吗?我*屏蔽的关键字*病都快犯了。”宋千秋捂了捂心口。

林承晏:“如果鬼片是开启副本的条件,那副本就是关于鬼的吧?”

众人:“……!??”

卧了个大槽。

因为老屋里都有摄像头和录音器,所以工作人员只有在需要出现的时候出现,这会儿他们触发了隐藏副本,屋子里的音响传来了声音。

“恭喜各位成功触发隐藏副本:聊斋·画皮”

这院子原本是明代时期一位富商家的别院,是富商的夫人夏日避暑用的。

富商和夫人生有一子,考中了状元,回乡做了官。”

状元生得英俊潇洒,不少人家都上门提亲。春天的时候状元和青梅竹马的姑娘成了亲。

这年夏天,状元夫人和婆婆到别院来避暑,傍晚的时候一个女孩敲门来讨水喝。

女孩长得俊俏美丽,但却很狼狈,夫人见她可怜,就给了她衣服,让她留下来吃饭,又让她住了下来。

午饭的时候女孩见到了状元,她对状元一见钟情。

但是状元爱的是自己的夫人,对夫人格外体贴温柔,让女孩十分嫉妒。

原来这女孩是个精怪,身上这身人皮是从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身上扒下来的。

晚上的时候精怪趁状元还在书房办公,杀了夫人,披上了她的皮。

状元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夫人”已经变成了精怪,和“夫人”恩爱如初。

一年后,状元纳了个小妾,对小妾格外宠爱,让精怪十分嫉妒。

但它不能披上小妾的皮,所以它杀了小妾。

夫人和小妾死得冤枉,死后化为冤魂不肯投胎。

“诸位,度化冤魂的人物就交给你们了。”

播出后弹幕:

【这么什么吓人诡异又离奇的鬼怪爱情故事???】

【我靠讲故事就讲故事,这语调怎么这么吓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突然副本最为致命】

-

听完故事之后客厅里的人都沉默了。

神*屏蔽的关键字*度化冤魂。

他们看到那两个冤魂不吓得魂飞魄散都是好的了还他妈度化冤魂。

导演组是来搞笑的吗。

“我感觉今天晚上我们都睡不了了。”宋千秋低声喃喃道。

“又是鬼片又是白影又是精怪冤魂的,这睡能睡得着?”江行气笑了。

大家都默契地看向了肖战。

肖战:“???”

他也害怕的好吗?不要因为他来得晚就欺负人啊!

林承晏咳了声,“就算我们今晚睡了,节目组也会搞点事情出来不让我们安生的。”

安馨缩在沙发里问:“那两个冤魂在哪儿啊?我们要怎么度化啊?”

“好问题,谁知道呢。”江行翻了个白眼。

众人又陷入沉默。

诡异的安静中突然发出来一阵塑料摩擦的声音。

众人神经紧张,犀利又迅速地看向声音来源地——茶几。

“战哥,都这时候了,咱就别吃薯片了吧。”江行欲哭无泪地说。

“别紧张,节目组不可能让我们过不了副本的。”肖战拍了拍江行的肩膀,把包装撕开之后递给江行。

江行虽然嘴上说着“别了吧”,但身体还是很诚实,抓了一把薯片吃。

众人:“……”

导演:我的速效救心丸呢!?

弹幕:

【笑得我满地找头哈哈哈哈】

【好好的恐怖气氛说没就没了哈哈哈哈】

【江行你的人设崩光了哈哈哈哈】

宋千秋也拿了包零食,安馨回过神,也加入了吃零食的行列。

先不管这么多,吃了再说。

林承晏拿签子签了个看电影前准备的水果盘里的小番茄,若有所思地嚼了几下,眉头微皱,“你们有没有发现?”

宋千秋:“嗯?”

“刚才那个提示没告诉我们精怪怎么了。”林承晏皱着眉说。

众人:“……!!”

傅牧亭轻轻“啧”了声,“聊斋都看过吧?画皮里的精怪挖了王生的心。”

众人:“!!!”

江行咀嚼的动作都顿住了,他眨巴了下眼睛,呐呐道:“所以……精怪会把我们中一个人的心挖掉?”

傅牧亭:“理论上是。”

“那实际上呢?”宋千秋问。

傅牧亭淡淡地乜了他一眼:“*屏蔽的关键字*犯法的。最多被吓个半死,再‘被死亡’。”

宋千秋感觉自己被傅影帝嘲笑了,但是现在这情形他也在乎不了那么多,把零食包装往茶几上一扔,说:“要不我们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

肖战也把薯片放到了茶几上,擦了擦手,“我去院子里看看。”

安馨害怕,拉着林承晏在楼下找,江行拽着傅牧亭上楼,宋千秋就只能到了院子里。

-

宋千秋在走廊换了鞋,走到肖战旁边。

肖战站在小花园前看了会儿,没动,宋千秋不由问:“看出什么了吗?”

“那个白影在这边闪过,可能是想告诉我们什么。”肖战沉声说。

宋千秋不知道为什么,后背一凉,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告诉我们什么?”

“不知道,先看看吧。”肖战摇了摇头,拿着手机照明,走近去看。

苏州的冬天有些潮湿,林承晏又会时不时给花园的绿植浇水,所以花园的泥土是软的。

地上有凌乱的脚印。

肖战拿着手机蹲了下去,仔细地观察,宋千秋也跟着蹲下来看。

“这鞋印有两种?”肖战皱眉。

宋千秋“哦”了声,说:“牧亭后来也来看了,有一种应该是牧亭的。”

肖战点了点头,走回走廊朝屋里喊了声,听到傅牧亭同意之后找到了傅牧亭的鞋,顺势找到了那个白影的鞋印。

弹幕:

【这是个有味道的探案哈哈哈哈】

【宋千秋什么都不干就顾着问怎么办了哈哈哈】

【肖战好认真啊哈哈哈哈,太敬业了吧】

肖战把鞋子递给宋千秋,自己也站起来,伸出脚和白影的脚印比了比,在宋千秋小跑回来之后说:“白影的脚码应该是个女生。”

倏地,肖战猛地看向对面。

厨房和餐厅的平房的窗户是对着花园装的,餐厅的灯还开着,从里面透出来的光让窗户能倒映出人影。

而刚才,一道白影在窗户中一闪而过。

宋千秋害怕地问:“怎,怎么了?”

“刚才……”

“啊啊啊啊啊啊!”肖战还没说完,屋里就传来了女生的尖叫。

肖战和宋千秋对视一眼,跑回了屋里,来不及换拖鞋,找到了在房间里的安馨和林承晏。

“怎么了?”肖战按住林承晏的肩膀,皱眉问。

“刚才,窗户外面都白影。”林承晏喘着大气,皱着眉看向肖战。

这一眼写满了害怕与不安,真的是怕极了,漂亮的桃花眼中氤氲着薄薄一层水汽。

肖战心头一震。

傅牧亭倚在门框边,看了眼没拉上的窗帘,开口道:“没拉窗帘吗?”

“今天有太阳,我午睡起来之后就想着晒了晒,忘记拉上了。”安馨说。

“刚才在外面,我看餐厅的窗户上也闪过了白影。”肖战不动声色格外自然地松开了林承晏的肩膀。

宋千秋:“!!!”

-

搜完一番,大家重新坐回客厅。

肖战:“我看了下,白影脚码不大,应该是个女生。”

林承晏:“一楼浴室的窗户没锁,但原本是观上的,刚才看被拉开了。窗户上也被写了东西,没看出来是什么。”

傅牧亭:“二楼楼梯口的墙应该是空的,我敲了一下,声音不对劲。”

分享完线索之后又倏地沉默下来。

“白影是精怪吗?”安馨问。

“很有可能是,但不排除是冤魂的可能。”肖战说。

江行瘫坐在沙发里,叹气,“那我们现在是去看窗户上的字还是砸空墙?”

“墙应该有机关之类的,砸的话还要修。”肖战皱眉。

傅牧亭摇了摇头:“我和江行试了很多次,没发现什么机关。”

弹幕:

【哈哈哈哈砸墙可还行,太暴力了吧】

【砸墙哈哈哈哈,砸了还得修,我感觉导演组要哭出来了】

【三个智商在线,三个灵魂出窍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