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一间茅草屋 》流星醉寂寞

第八十二章 登峰塔

常玄和墨子夜在上古遗族的带领下来到了族内的广场。

广场无比的巨大,乃是上古遗族弟子平日里作为演武之用的。

此刻广场上却是站满了上古遗族的子弟,除了年轻一辈的弟子外,还有不少族内的长者都悉数到场。

先前嘲讽常玄的那些年轻弟子也随着来到广场,只是他们此时的心情略显复杂。

相比广场上的许多人,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年轻道人的不简单,虽说羞愧,但还是想跟来看看,这个年轻道人到底能登上登峰塔多少层。

登峰塔共有十三层,是为族内选拔人才所用,挑选出真正具有天赋的年轻人,授以族内强大的武技和法术。

血脉是天生的,可能决定一个修士的高度,并不仅仅靠血脉。

而登峰塔这件法宝,却能从很多方面考验一个人的天赋和潜力。

老族长不再是平日里那副邋遢的打扮,穿得较为正式隆重。

带路那人没敢隐瞒,将先前发生的事情简略讲了一下。

老族长笑着摇了摇头,知道内情的他,自然知道这个年轻道人可是能胜过凌寒烟的强者。

“孩子们就喜欢胡闹,你别放在心上。”

老头笑眯眯的对常玄说,一句话把责任推了个干净。

常玄翻了翻白眼,心下腹诽,有这么大的孩子吗?这解释也太牵强了些。

作为最终的胜利者,他很大度的没跟老头计较。

“这件事先不论,说我是要娶凌寒烟,你怎么解释?”

老族长嘿嘿一笑,有恃无恐的说道:“解释什么?老头我就是要坑你小子,不服气,你打我。”

常玄惊愕的望着为老不尊的老头,这话直白的真是有种让他想要干掉这个老头的冲动。

他瞧了瞧满场上古遗族的族人,若是在这里把这老头毒打一顿,那自己和墨子夜绝对走不出村子。

老头明显是在欺负自己不敢。

常玄心中愤愤然,却也无计可施。

“算你狠,打不了你,我欺负你族人去。”

老族长脸上带着坏笑,悠悠的说道:“文考这关略微有些变动,本来是让你跟我挑出来的弟子比试一下。但动用一次登峰塔消耗可不小,就这么浪费岂不是可惜。老头我就稍微改了一下,年轻一辈的弟子都可以参加,顺便也看看有没有什么天赋不错的年轻人。现在你的对手不是一个人,也就多了那么一点点,我想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常玄闻言再次气结。

老子意见你一脸!

说好的公平、公正呢?

参加的人有多少就算自己不在乎,心里着实有些不爽。

常玄脸上没什么表情,对于老族长的尊敬荡然无存。

他微微扬起了唇角,略微有些嘲弄的说道:“臭老头,你就不怕弄巧成拙,打击了你这群孩子的自信心?”

老族长背着双手,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大度模样。

“死小子,留点口德,老头我一生气就会喊百八十个弟子跟你好好聊聊。”

常玄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又看了看广场上老头的大腿,这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

他惆怅的说道:“不用了,等我把烟儿收入宗门,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千万别这么客气。”

老族长瞪眼,脸色变得难看几分。常玄终于在这扳回一城。

在外人看来,一老一少有说有笑,情景十分融洽,殊不知两人明枪暗箭在口头上争锋一场。

祭出登峰塔,对于上古遗族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这从哪些年轻弟子或紧张、或兴奋的脸庞上就能瞧出一二。

“那我也有一个要求,让我的师弟也参加。”

常玄理直气壮的提出自己的要求,毕竟是老头破坏规则在先。

常玄明白,这样的考核其实也算是一场历练。

老族长没有异议,登峰塔一旦激发,进去多少人是不受限制的。

接下来老族长站上高台,对将要进入登峰塔的年轻弟子们说了几句勉励的话,然后宣布了这场文考开始。

老族长激发阵法,一层层涟漪朝外扩散,一道金光从空中落下,广场的空地上隐约出现了高塔的模样。

常玄感受着这股剧烈的灵力波动,这是一个需要巨量灵石才能激活的阵法。

阵法中各种线条连接在一起,密密麻麻,以常玄判断,这阵法十二分的复杂,应该不次于自己的阴阳五行大阵。

不多时,模糊的登峰塔逐渐的清晰。

塔高有60多米,平面呈八角形,看起来极为壮观。

从外可见飞角楼沿,半圆形拱门。

登峰塔门前有一道无形的光幕,像是一堵气墙。

上古遗族的年轻弟子们对于登峰塔有所了解,毕竟有进入过的师哥师姐,从他们口中可以了解一二。

而常玄和墨子夜对这座登峰塔却是一无所知,唯一知道就是,塔内也充满了凶险。

登峰塔的门前排起了长队,常玄一看吓了一跳。

老头说多了一点人,这特么何止是一点。

这队伍中起码有上百名上古遗族的弟子,他还没有看见队尾在哪里。

对比起来,常玄和墨子夜两个人就显得孤零零的。

“师兄,我会努力的,绝不会弱了宗门的名头。”

墨子夜难得神色郑重起来,他已经将自己视为通天教的一份子,对于宗门的声誉看得也就比小命略次一筹。

常玄摇头道:“你进去多开开眼界,至于名次还是次要的。至于宗门的名誉,放心,有师兄在。”

墨子夜呆了一呆,他当然相信常玄会比自己登得更高,可这话听着还是有些不舒服。

作为宗门内实力最低的一个人……现在不是了……李峰的徒弟中有人比他境界要低些。

他挂着一个师叔的名号,却没有对等的实力,让他很是羞愧。

加入宗门后,他也改了备懒的性子,变得勤奋起来,在短短时间内接连晋升。

若说变化最大的人当属墨子夜无疑,在这里他也想证明一下,自己不是小透明。

墨子夜笑了笑,神色间却是一片坚毅。

很快轮到两人,穿过那层光幕,在沉寂了数息后,眼前的景象一变,两人已经进入了登峰塔第一层。

一股炙热的气息迎面吹拂过来,身边有不少上古遗族的年轻弟子都站在原地,仿佛就是在等常玄和墨子夜两人。

而在前方则是一片*屏蔽的关键字*的火海正在熊熊的燃烧。

“听说这火海诡异无比,紧靠灵力护罩是过不去的。”

“幸好我消息灵通,提前准备了有火抗的法器,要不然可就头疼了。”

“我这里也有一张辟火符,走过这火海应该足够了。”

“嘘!那两人进来了,别让他们听了去,咱们不妨先等等再走,瞧瞧他们是不是连第一层都过不去。哈哈……”

几人都满怀信心,胸有成竹,也不急着通过火海,一心只想看常玄的热闹,纷纷目光古怪的望着常玄两人。

常玄其实已经将这些话听到了耳中,感受着火海中爆裂的火元素,却是没当一回事。

再厉害能比阴阳五行大阵中的烈火阵厉害?再厉害能比少女杨芊羽的本源真火厉害?

区区一道火海就想挡住他的脚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常玄进来后没有丝毫停顿,竟是直接迈步朝火海中走去。

他没有祭出火抗的法器,也没有什么辟火符,甚至都没有撑起灵力护罩。

站着的众人看到常玄如此托大顿时嘴角一抽,这个年轻道人是想找死吗?

“各位,在下先行一步,咱们二层见。”

常玄甚至还有闲心朝上古遗族的弟子们温和的笑道。

上古遗族的弟子们闻言直接怒了。

这大话吹得有点过头了。

看你一会知道火海的厉害怎么说。

众人的目光紧盯着常玄的身影。

常玄往前走了几步,一脚踏入了火海之内。

“轰!”

一声不大的闷响后,火海仿佛喷发的火山,火焰猛地拔高几分,更热烈的燃烧起来。

常玄整个人顿时别火焰吞噬了。

知道火海诡异的几名上古遗族弟子脸色一震,这家伙该不会直接被烧*屏蔽的关键字*吧?

该!让你先前装逼。

为了过这火海我们准备了这么多,而你还敢什么都不用。

等火光渐暗下来,几个人的嘴角不由又是一抽。

他们满脸都是震惊的神色,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常玄好端端的站在火中,看情形毫发无损。

开什么玩笑!

这还是曾经让师哥师姐头疼无比的火海吗?

这个年轻道人为什么会一点事都没有,难不成是火海失效了?

太特么邪气了!

“奇怪,我去试试。”

一名上古遗族的弟子不信邪的直接朝火海走去。

谁知道他刚进去火海就被里面的高温烫得惨叫一声。

“啊——”

他不敢怠慢,急忙祭出先前准备好的一盏青灯法器。

一道如水般的波纹覆盖上他的身体表面,他才觉得好受了一些,愤恨的说道:“见鬼了,那小子怎么会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