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蹉跎兮自逍遥 》祢处士

第四十三章 天下将变

齐国稷下

一个老人盘腿坐在一头黄牛上,对牵着牛的年轻人比了比天上的月亮,然后开口道:“子贡,你知道这月吗?”

”夫子。“牵牛的年轻人回过头,向老人拱了拱手。“您所问为何?”

这个世界上一直都有月字,比如月轮国,比如月轮国里着名的月桂,再比如以月桂花瓣颜色而出的月白色。

夫子此时问的月当然不是指颜色,因为他问的是月亮。

夫子是一个生而知之的人。

被称作子贡的年轻人低着头,沉默很长时间后,眉头紧促说道:“日月轮回,光暗相对,想来那月亮可能是和太阳相对应的一个东西,太阳出现在白天,月亮出现在黑夜。”

夫子说道:“具体一些。”

子贡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山崖绝壁,星光下的流云,再次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然后说道:“可能是……一个悬浮在夜穹里很大的石球,因为能够反射太阳的光线,所以在夜里显得很明亮。”

夫子看着他微微一笑。

宁缺抬起头来,看着站在崖畔的老师,看着夜风中轻舞的衣袂,隐约间似乎捕捉到了一些什么。

“这个设想确实很有趣。”

夫子转身望向夜穹,赞叹说道:“万古长夜,总需要有些光明。”

“世间万事万物隐然对应,有日现于白昼,相对应的有个月亮也不错,可是如果真的有月亮,它会在哪里?如果月亮如你所说反射着太阳的光线。那么岂不是说黑夜时,太阳也在我们的世界中。只不过看不到?”

“那么黑夜之时。太阳又在哪里?真像西移落山时那般,降落到了我们脚下这片大地的更下方。然后清晨时再生起?”

“那岂不是说太阳在围绕着我们这个世界转动?可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一片平坦开阔的大地。边缘处是无尽的深渊,为什么当年我等待了十几天,也没有看见太阳落下深渊,它只是那般突然的消失?”

夫子负手看着夜穹,自言自语说道,他并不是在对子贡说,而是在与过往无数年间苦苦思索答案的自己进行对话。

片刻后,他望向远处原野间的长安城,皱着眉头说道:“有很多地方依然不通。如果这个世界是个球,似乎便通了。”

他想起自己师长的话。

俗世里的人们,习惯了太阳东生西落,习惯了日复一日笼罩在昊天的光辉之中,就如同看惯了街畔的早点摊,井沿上的青苔,从来不会对这些事情产生什么疑问,更不会去思考这些事物为什么会存在。

但夫子不是俗世里的人,他需要思考。

前面这番喃喃自语,世间大概没有几个人能听懂,甚至听到这些话的人,会认为夫子是个有些疯癫的老头儿。

子贡听懂了一些,情绪有些惘然,然后便是无尽敬佩。

“这片夜空我看了很多年。”

夫子指着山崖上方高远而漆黑的天幕,指着彼间悬缀着的繁星点点,说道:“无论是多年前还是多年后,那些星星始终停留在它们原先的位置,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说明大地与天空的相对位置是固定的,这种稳定充满着一种古典肃穆的永恒美感,但看的时间长了不免有些乏味。”

子贡顺着老师的手臂望向夜空,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

“但从天启元年开始,夜空里的这些星星一天比一天变得黯淡起来,凡人眼中根本看不到区别,但我知道它们在变暗。”

夫子说道:“夜幕遮星,国将不宁。”

“哪里会是国将不宁的事。”

夫子笑了起来,接着说道:“如果整个人世间都进入了万古长夜,难度还不是国不得安宁?”

想到某些传说,子贡难以控制心头的紧张和恐惧,问道:“老师,国将不国?”

夫子说道:“传说是不是真的,没有人知道。”

宁缺问道:“老师您也不知道?”

“我说过,世间没有无所不知的人,哪怕是生而知之的人,也只能知道梦里他曾经看到的那些事物,未曾见过,他依然不知。”

子贡沉默不语。

“没有谁注意到,即便是洛阳城去年冬天,也比前年更冷些,当然这或许只是偶然,只是这异变的天象,自古便代表着浩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