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扫一扫就无敌了 》爱冒险的鱼

第五十三章 赖账

华谷在答应了天秀的比试要求后,就带着后者找了块空场地,准备开始他们的比斗。

他并没有丝毫担心,根据他的了解,天秀这小子虽然用剑道击败了西卡副部长的弟弟,但那个西蒙可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那三脚猫功夫也配叫做剑道?

那纯粹就是在侮辱剑道好吧,而天秀即便打赢了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华谷对自己很有信心,他可是练习了剑道足足一年了,岂是天秀这种原来他听都没听说过的普通人能比的?

天秀不知道他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估计也只会不屑一笑,在成为源灵使后,他的眼界也随之提高了不少,现在这种不是源灵使的家伙,他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打赢了也没什么成就感,又不能升级,还没有码给他扫,连点好处都捞不到,不理他呢他又在那里一个劲嘚瑟,实在是烦人得紧。

天秀只想尽快帮赛斯出口气,然后回去研究该怎么和安吉拉拉近关系。

他跟着华谷站到了场地的另一边。

而在天秀的身后,赛斯看着他那淡然的背影,心间再次流过一道暖流,眼神也再次颤动了起来。

秀哥真是个好人啊,明明是自己的糟糕事,他却这样义无反顾的帮自己出头,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打赢华谷那家伙,要是打不过的话等会自己一定要冲上去,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才行!

秀哥已经帮了自己这么多了,不能再让他因为自己而白挨一顿打才行!

赛斯心中做下决定,随后跟了上去,站到了场地的一边,他不会打架,所以也只能在旁边默默的给天秀加油了。

那些本来就打算来凑热闹的学生,一见到天秀和华谷竟然要比斗,顿时就两眼放光,兴奋了起来,知道马上就有好戏看了,这正是他们所期待的!

也不知道究竟是天秀同学继续出风头,还是被剑道实力不错的华谷同学打回原形?

不过不管结果是哪一种,都是一场值得一看的好戏!

至于菲亚娜,也已经翘首以盼的站到了华谷的那边,满脸期待的等待着他男朋友教训天秀给她出气呢!她的旁边还站有一众因为听说华谷要和人比斗,来看戏的剑道部成员。

他们这群人,没有一个认为华谷会输的,毕竟练习了一年剑道的人,要是连个外行都打不过,那这剑道也干脆甭练了,丢人!

“那里面有剑道服和面甲等护具,你去挑一身合适的吧。”

站在了场地上,华谷此时已经拿回了他的面具抱在怀里,手中也拿上了一把竹剑,瞥了天秀一眼,随手一指旁边的一个房间,那是他们剑道部存放服装和器械的地方。

天秀抬眼,目光轻轻一望那边,也不在意别人的围观,淡淡的摇了摇头道:“不用了,给我一把竹剑就好。”

对付一个有点剑道底子的普通人而已,用不着那么麻烦。

然而,天秀如此随意的表现,落在华谷和菲亚娜的眼中就是彻彻底底的摆谱了,顿时有些恼怒。

剑道的正式比斗都是要求穿戴好服装和防具的,一是为了防止意外受伤,二则是表示对剑道的尊重,然而天秀这家伙却是只要把竹剑,这不是摆谱是什么?看不起他们剑道部还是看不起他华谷?

就连一旁那些准备吃瓜看戏的同学,也忍不住目露异色的看了天秀几眼,同样以为天秀是在装逼。

“好,既然你不想穿戴防具,那你等会儿要是受伤了可别怪我!”

华谷目光一冷,从旁边操起一把竹剑,直接扔给了天秀,后者手一伸便将其稳稳的接在了自己的手中。

握了握手中的剑柄,一股冰凉的木质感顿时传来,伴随着剑刃的熟悉感,缓缓传到了天秀的心中。

他知道,这是“剑术精通”技能的效果生效了。

他手握竹剑比划了两下,像是在熟悉,然而心中却是升起了一股想要找个什么东西砍砍的情绪,心中顿时微惊。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白刃在手,杀心自起”?

他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淡笑道:“放心,只要你有那个能力伤到我,我是绝对不会怪你的。”

“哼!”闻言,华谷顿时冷哼了一声,不再说多余的废话,手中竹剑一竖,包裹着白色皮革的剑尖指向了身前的天秀,直接到:“那我们就开始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那个实力这么嚣张!”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天秀嘴角微微上扬,手中的竹剑也是举了起来,摆出了一个标准的中段式。

虽然以他的剑术精通技能,这些架势做不做完全没有任何区别,但既然之前已经说过了是以剑道比试,那他还是要做个样子的。

看他的姿势倒还像那么回事,华谷嘴中发出一声大喝,接着竹剑一斜,便快速的朝着天秀冲了过来,想要快速的解决掉他,顺便狠狠地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做人还是不要那么嚣张的好!

当然,那个所谓的“快速”只是他自己认为的,毕竟他可是一个剑道老手,他的冲击速度,就算落在旁边那些看戏的剑道部成员的眼中,也足以称得上是“快速”了!

但,他的对手可是天秀,一个超出了他们认知范围的源灵使!

有着源力的改变,天秀的身体素质比起原来早已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再加上这十几天他一直坚持锻炼,体格也比原来好了不少,更别说他还有一个“迅捷”的天赋在身上了!

有鉴于此,即便天秀不能动用源力,华谷那称得上“快速”的速度落在他的眼中,也是和一个残疾人差不多的。

一个字,慢!

待对方差不多已经冲到了自己的身前了,天秀这才嘴角一撇,脚下随之一转,手中的竹剑便如臂指使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着挥了出去。

华谷冲到了天秀的身前,见后者竟然像是吓傻了一般没有什么反应,顿时竹剑一扬,毫不留情的朝着后者的肩部劈砍而去,他面色有些得意,本来还以为天秀能打败西蒙,就算再怎么不济也应该有点实力才对,结果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垃圾,竟然是直接吓傻了。

不,不是天秀太傻,而是自己太强了才对!

华谷心里暗自得意,手中却没有丝毫留情,你这家伙刚才不是装逼不要护具吗?那好啊,我这一击就要你到医院里去哭着后悔!

装逼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然而华谷却没想到,眼看着自己这势在必得的一击就要落到天秀的身上了,却见后者突然动作了起来,脚下一转就将他的劈刀躲了过去,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眼前一花,头上的面甲便发出了一声脆响,天秀的竹剑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

即便是有着面甲的保护,他还是感觉头脑一震,像是被人敲了一下脑袋一般,有些微微的眩晕感,可见天秀的力道并不轻。

看着天秀风轻云淡的收回竹剑,华谷身体一僵,一道不可置信的声音从面甲之中传了出来:“怎,怎么可能?”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败了?这怎么可能?!

肯定是天秀运气好而已,自己没注意才中了招!对没错!肯定是这样!

天秀敲了他一下,胜负已分,刚准备收手,却看到华谷咬着牙满脸不甘的再次举剑向着自己砍来,顿时眉头一皱。

这家伙,还不知道他们的差距吗?还是说不能接受失败而失去了理智?

不过不管是哪种原因,别人都攻击到面前来了,还是先应对了再说。

天秀手中竹剑再次一抬,又是一个突刺,在华谷的竹剑落下之前点在了他的胸口上。

这一次,他手上的力道更大了几分。

“呃啊!”

只见华谷顿时面色一变,在天秀竹剑上的冲力作用下,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面甲之下隐隐露出了他满脸痛苦的神色,竟一时站不起来了。

虽然有着剑道服的保护,但天秀的力气可不小,这一突刺还是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卧槽!”

“这么快就赢了?我都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

“天秀同学果然好厉害,练习了剑道一年的华谷同学竟然连他都衣角都摸不到!”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得旁边围观的同学们先是一静,接着才猛然反应过来,比斗已经结束了。

那个之前信心满满的华谷,在天秀的手中竟然连一招都接不下?

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至于菲亚娜,此时也是脸色一变,愣愣的看着天秀,目光之中满是惊讶,隐隐还有一丝气恼,这么厉害的男生,为什么偏偏就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呢?

她在那里发着呆,竟没有顾得上去搀扶她真正的男朋友。

而赛斯这家伙,见天秀这么快就解决了华谷,顿时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很是兴奋的笑了起来,举着拳头大声喊道:“欧耶!秀哥!你太厉害了!”就差没有像个女孩子似的跳起来了。

对于周围的一切,天秀到并不是很在意,转头对着赛斯笑了笑,这才回过头看向了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呻吟的华谷,淡淡道:“华谷同学,既然你已经输了,那就赶紧履行刚才的约定吧,我们要回去准备上课了。”

闻言,华谷的呻吟顿时一滞,面色一阵阴晴不定。

他这才想起,他要是输了,按照约定是要自扇耳光并且向赛斯那个家伙道歉的!

现在败局已成事实,难道自己真的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扇耳光吗?不行不行,那绝对不行!那太丢人了!况且旁边还有剑道部那么多成员和女朋友菲亚娜在看着自己,要是自己自扇耳光的话,那以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他们?

天秀站在华谷的面前,见他久久没有作声,刚想出言催促,却见后者摘下自己的面甲,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此时面色有些苍白,似乎是因为胸口被狠狠突刺了一下的缘故,连呼吸都有些疼痛,不过面对天秀的目光,华谷还是咬了咬牙,随后故作疑惑的道:“约定?什么约定?我和你有做过什么约定吗?”

此言一出,周围的同学便是一阵哗然,华谷这家伙,竟然是想不认账了?好卑鄙!

菲亚娜也是小嘴一张,似乎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会选择耍赖,但也没有选择出声干预。

赛斯面色顿时一怒,毫不客气的指着他大声斥责道:“华谷,难道你这个家伙输了就想耍赖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天秀的眼神也是一眯,语气变得有点低沉了:“这么说,你是打算当孙子不认账了?”对于华谷这种没本事还爱嚣张的烂人,他是真的生气了。

感受到天秀身上隐而不发的怒意,华谷心里有些颤抖,但他现在已经是铁了心的想耍赖了,只见他脖子一梗,硬着头皮一口咬定道:“认什么账?我压根就没和你做什么约定!”

说完,他还觉得不够,又转头看向了旁边一众剑道部的成员,一脸愤恨的指着天秀怂恿道:“各位剑道部的兄弟你们看看,这家伙大中午的就跑到我们剑道部来撒野,打了我还不算,还想让我当众给他们下跪道歉!而且你们也看到了,他刚才和我比试剑道竟然不穿剑道服,也不戴防具,这不遵守剑道规矩的行为分明就是对我们剑道部的侮辱!他都欺负到我们剑道部家里来了,你们说该怎么办?”

他这一招祸水东引用得很是低劣,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周围那些看戏的天秀也是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觉得他这个人真的是太卑鄙了。

赛斯也是在一边气愤的大骂,但天秀却是没怎么说话,手腕一转,就拿着竹剑将双手抱在了怀里,就这样目光有些发冷的看着华谷他们。

他倒要看看,这群家伙打算搞些什么幺蛾子!

而剑道部的那些人,也都知道这件事是华谷的不对,但天秀的行为也确实损害到他们剑道部的面子了,一时有些犹豫。

他们对视了几眼,最终大多数人还是站在了原地没有出声,只有几个和华谷关系比较好的脸色有些阴沉的站了出来。

“这位同学,这件事不如就这样吧,你现在离开这里,我们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就是,你破坏我们剑道部规矩的事情我们也就不追究了。”

华谷看了看他们,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看起来他们并不想对天秀出手让他心里有些不甘,但这样一来他也不用自扇耳光道歉了,倒也是能够接受。

他目光又有些得意的看向了天秀,似乎在说“我就是不道歉,你能拿我怎么样?”看着很是欠扁!

看着面前这是来个剑道部的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想让他停手出去,顿时目光一眯,不着痕迹的扫了他们一眼,低着头冷冷一笑:“想要仗着人多赖账吗?不过……”

说着,他就猛然抬起了头来,不客气的冷声道:“我要是非要让他给赛斯道歉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