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书之小富婆 》沐九渊

第279章:头疼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穿书之小富婆最新章节!

午饭吃的饺子,赵小燕是被张妈特意敲门邀请的。

杨晓婵跟张安国,坐在饭桌上,眼神是大写的懵逼。

还是张爸开口解释:“今天你妈出门正好碰到小燕了,小燕带着她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了。俩人一见如故。你妈喜欢她。”

杨晓婵勾了唇角,微微一笑:“我原本就想着,让小燕陪陪咱妈呢,没想到竟然忙起来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了。不过,这也说明她跟妈很有缘分,都不需要我牵线,她们俩的感情就已经很不错了。”

她这话才落下,就见张妈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还带着自备了碗筷的赵小燕。

赵小燕一来,就不忘对众人打招呼。

她跟杨晓婵比较亲近,自然先跟她打了招呼,又跟张安国,张妈打。

最后一个才是张爸。

只是,她叫了一声大伯,张爸一直没搭理她。

看着赵小燕有些迟疑的模样,张妈一把把她拉着坐了下来:“哎呀,你大伯他耳朵不好,你打了招呼就行了,不用管他了。”

赵小燕小声的点点头,眉眼却忍不住朝着张爸望了一眼,就看到男人一双锐利的眸子,正直直的打量着她!

赵小燕被吓了一跳。

她连忙低下了头,吞了一口饺子,因为吃的太着急,还呛住了,咳嗽的特别厉害。

张妈连忙走到她背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哎呀,你这个孩子,在着急什么啊。还有呢,你慢慢吃。”

赵小燕很想跟张妈说,她不是因为吃的太着急。

但,有点害怕张副营长的爸爸……似乎说出来也很不好听。

于是,她只讪讪的朝着张妈点了点头,又埋头苦吃起来。

吃完饭,等到所有人都放下筷子,赵小燕就想转身就走。

却没想到,张大伯竟然直接叫住了她:“你叫小燕是吧?”

小燕笑着点头:“嗯。”

张大伯低低嗯了一声,随即和蔼的看着她笑着道:“小燕,你妈她原本也是红旗村的人吗?”

赵小燕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只是皱眉:“这个我妈没提过,我……我不太清楚。”

张爸似乎有点失望。

他眼神都黯淡下去。他微微点头:“嗯,原来这样啊。那你妈呢?”

赵小燕神情变得有些僵硬,她求救的看向杨晓婵。

她是真喜欢晓婵姐和张副营长一家子的,也不想跟他们就那么生分了。

可她还有点担心,张爸跟张妈如果知道她的过去,会不会觉得她是个连自己亲妈都不放过的坏人?

她忐忑极了。

杨晓婵其实没觉得赵小燕在赵婆子这件事上做错了。但她也知道,张爸跟张妈都是传统的人,如果知道赵小燕把她妈送进了监狱,恐怕……

先前张妈对赵小燕还不错,小燕不想被她讨厌,也很正常。

因此,杨晓婵就抿了唇,直接出声:“爸妈,小燕还有事情呢。你让她先回家吧。”

张爸也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好像问的有点多了。

连忙点头:“嗯,小燕有事就去忙吧。不能因为我们耽误事儿。”

赵小燕感激的朝着杨晓婵点点头,随即转身走了。

张爸跟张妈再没提起这茬,杨晓婵也乐得不去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借口,吃完饭之后,又回超市忙去了。

等她好不容易忙完,准备走回去的时候,却见到在路口站着的陈思明。

见了她,陈思明立马走了过去:“晓婵,你出来了?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好久了。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去人多的地方找你,这样没人了,你会不会开心点?”

他说着,还不忘上前一步想要去摸杨晓婵的脸,挑她的下巴。却被杨晓婵直接侧身躲过。

她眼神里透出直白的厌恶:“谁跟你说,我这样会开心的?陈思明,你那么大人了,难道学不会看人脸色,还听不懂人话吗?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听懂,我不喜欢你,很讨厌你。你离我稍微近一点,我都觉得恶心,很恶心!”

陈思明自小被女人捧习惯了,哪里听到过那么厌恶他的话?

他第一反应就是邪魅一笑:“你这是准备用这种骂我的方法,吸引我的注意力?女人,你成功了!”

恶心的杨晓婵,只觉得胃口都不舒服。

她轻嗤一声:“长得不美,想的倒美。”

她懒得跟脑袋有坑的人在说什么,转身就往外走。

却被陈思明一把拽住手腕!

这次的陈思明动作竟然比上次的快了!

所以,杨晓婵一时不察竟然直接被握住了手腕!

杨晓婵下意识就想把他反手一个过肩摔。

但,她都没来得及动作,就见一只腿抬起,一脚把陈思明踹翻了!

杨晓婵还被他拽住,差点没因为这突然的动作,也一起摔了出去。

一只手却直接按住了她的肩膀,把她的人又拉了回去。

这样一拉一扯的力道,让陈思明彻底拉不住她了。

杨晓婵站稳身子,才松口气,就感觉手腕的地方疼的厉害。

她嘶了一声,检查了一下,却发现被陈思明拉扯的地方,竟然红肿了起来!

果然,一个花花公子还谈什么喜欢?见色起意罢了。

杨晓婵恶狠狠的想着,就听到一道温柔的嗓音响起:“疼吗?”

这是……苏陵城?

杨晓婵抬头,就见苏陵城微微俯下身子,轻轻在她手腕上吹了吹。

温热的气息,带着些清凉的意味。

莫名的,就觉得手腕没那么疼了。

但是,这也太暧昧了些吧?

杨晓婵连声道:“不疼了,苏陵城你先放开我。”

苏陵城抬头皱眉瞄了她一眼:“别动,我有基本的判断。”

所以,他觉得能放开她了,才会放开她?

杨晓婵只觉得脑壳疼。

“苏陵城,我是有夫之妇。请你注意一点分寸,好吗?现在夜深人静的,万一被人看到了……”

她说着,眼神也是四处望的,忽然,望向不远处的方向,杨晓婵的嗓音戛然而止。

那里,赫然站着沉着脸的张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