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零俏时光 》听谣

014

014

一班二班的学生很少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进行教育,现在是特殊时期,高三啊!办公室里来来往往的听到的出去就要说一嘴,很快就传到了许龙的耳朵里面。

当天下午,许春华就被堵在了教室门口。

这会儿刚下课,班里一窝蜂的朝着外面涌,许春华走在最后面,出来就被人拦了去路,她一抬头就瞧见了许龙。

“龙哥,你咋来找我了?”许春华愣了一下问她。

她和许龙平时在学校里很少说话,教学楼有两个楼梯,许龙所在的四班在另外一个楼梯口,两人时间又不太同步,男女生宿舍也在教学楼的左右两侧,平时在学校照面是有,也都是打个招呼,其他时候都在班里,很少有机会见到,偶尔碰到也只是打个招呼。

“你饿不?咱先吃饭去?”

“我不饿呢,这会儿锅炉房人肯定多,你找我啥事儿啊?”许春华看了一眼,下午放学人走的是最多的,有的人没睡好还能抓紧时间去宿舍里补个眠啥的,晚上还要上晚自习。

“也没啥事儿。”许龙看了一眼李燕,又说道:“你找个地儿咱们兄妹俩唠会儿?”

看他这样就是有话说的意思,许春华安顿了李燕才说:“要不来班里说?这会儿都走了,没人。”

“行呢。”

许春华带着许龙进来,她旁边一直都是空着的,干脆坐到里面,让许龙在她旁边坐下来。

“大妹,我听说你被老师叫去办公室教训了?”许龙思虑了再三,还是决定直接问出口。

她点点头。

许春华一向是好学生,这个家里人清楚,许龙更清楚,他很不辛的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和许春华是同学,并且同年,以前经常遭到比较,不过也好在除了小学之外他们都不同班。

初中的时候学校升国旗,许春华是升旗手,毕业典礼许春华演讲,到了高中她一直都挂在下面的学校大榜,没有一次考试是不在榜的,许龙在听班里人提起来一班的那个长得贼好看的许春华在老师办公室挨骂了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亲妈李芝。

还记得许春华搬到他家的第二天,吃完饭她回房收拾的时候,李芝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拉到后院说:“大妹刚才没了爹,母亲那档子事儿不好看,外面那些嘴碎婆娘没少说那些个损的话,大妹又不是二妹啥都不懂,心里头肯定不舒服,偏偏她是个懂事的,也不会说,我就怕她憋着在给憋坏了,你是做哥哥的,平时照顾着点知道吗?”

想起来这档子事儿,许龙还觉得耳朵一阵疼,也没打听就先来找了许春华。

“咋回事啊?你多爱学习啊,咋能被老师骂呢?是不是老师误会了?我就经常被我们班主任歹着骂,不是我的错也得找我,成天误会我,要是有啥误会你去说去,我跟你去,给你做担保!”许龙立马就一长串儿的话,反正他是天天挨骂的,班里有点啥事儿老师肯定先找他这个闹事头子,他是习惯了,可是大妹不行啊!

许春华也听出来了,从小他就挨骂,反正只要是坏事儿,老师一准把他算进去,被他逗笑了才说:“没啥事,就是最近我上课有点不专心,脑子乱,老师叫我收收心,没啥别的情况了。”

听了这个许龙松了口气说:“我还以为是啥事儿呢,多大点事儿啊,还把你叫办公室去,我们班那就没有不走神的,要换你们老师,不得天天挨骂啊。”

这事儿在他这那是毛毛雨都不算。

许春华低下头,心里却叹了口气,在他眼里不大的事儿,在许春华这里埋了一颗种子。

见她神色不太对,许龙靠在后面的桌子上,胳膊肘子搭上去,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说:“你是不是为二妹那事儿操心呢?”

“嗯,不知道二妹学校那边现在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你说咱们来学校一周,回去她要是被退学了可咋办?”这才是她真正担心的,她怕一回家,许秋实就没学上了。

“你放心吧,咱家里头那么多大人呢,还能真让二妹被退学?也不是啥非退学的事儿,又不像咱们学校那个情况,二妹不是自己也说了,还没抄上就被抓了么?”

许春华摇摇头,她还是放心不下这回事儿,

“就不说你现在人在学校,就算是在家,被退学了你能有啥好办法呢?不也就是能陪着她安慰安慰她么?我都和你说了,她自己做错了事儿那就要受到教训,你能管她一辈子啊?二叔都走了,你又不能把她栓你裤腰上,你就这么一直拎着?”

“可是她现在还小,需要人陪。”

“十几岁了还小啥啊小?我十几岁的时候在学校皮老师找上门来,我妈把我腿都差点打断了,我哥一张嘴就是一句骂,能有啥用?我还要挨打,不过这么说我都怀疑我哥不爱说话是不是就是让我妈从小给憋回去的……”

他还真是无时不刻不黑一下亲哥。

“而且你是来干啥的啊?你这毕业证要不要?我俩出门之前我妈可是每次都要叮嘱我在学校给你看好了,她心里可惦记你呢,也希望你能在学校好好的,可是你现在都挨骂了,那事儿大不大?我觉得我得回去给你告一状,你也别上了,就在家照顾二妹去!”许龙嬉皮笑脸的说。

许春华瞪他一眼,知道他就是故意嘴上说说,要是真这么想,这会儿就不会坐在这开导他了。

“那我也要回去给你告一状,说你昨天晚上没上晚自习在下面踢球。”

“啧啧啧,我还真不知道咱们家大妹还有这么一面,也是个嘴长的啊。”

“没你长,我要去吃饭了!”她站起来把人从座位上推开。

出来之后,心里面的阴霾顿时下去了一半,她没想过李芝还会私底下叮嘱许龙,这也充分说明了李芝对她是寄予希望的,希望她能毕业之后过的好,所以才期盼她能顺利完成学业,考大学那些什么李芝不敢想,但是顺利毕业许春华肯定是没问题的。

许家那么多大人,不会放任许秋实被退学的,她需要做的是在学校稳住自己,回家的时候再去找许秋实。

这一周过的很快,前面的时间煎熬,后面的时间飞一般的就过去了,到了周六中午,下课的锣声响起来,许春华就从班里冲出来,她早上出来的时候就带了要拿回家的米袋那些,这会也不需要回宿舍,直接就能回家。

还是头一次许春华走在了许龙前面,往日着急回家的那个都是许龙,这次他出来看到许春华已经焦心的站在门口了,瞧见他就一直催他快点,几步路追上去,许春华已经开始朝着村里的方向走了。

加了一倍的脚程,她也不觉得累,在学校一待就快六天,谁知道回家是个什么情况?总归得回去才知道。

原本两个小时左右的脚程,许春华愣生生是快了不少,一个多小时就看到了许家村,到了门口就往里冲,本来想先去叔叔家的,却被许龙拦住了,拉着她的胳膊往家走说:“回去先问我妈,也把东西放下,你这么就冲过去,叔叔婶婶也不在家啊,今天可是周六,这个时候指不定都到老屋去了,咱俩回来得晚,我妈肯定要等我们再去的。”

许龙说的也有道理,她手里大包小包拎着不少东西,这会儿又着急忙慌的,就算去了叔叔也不在家,扑个空还不如回家先问问李芝。

李芝早就等在门口了,瞧见他俩回来还惊讶了一下说:“你俩今天咋这么早?我还寻思要再等一会儿呢。”

“大妹呗,她担心二妹,二妹那事儿咋样了?”许龙率先替她说了出来。

“二妹那事儿解决了,学校那边让二妹停课了半个月,还要在学校进行什么检讨,完了就可以正常上学了,主要是给她个教训,但是这个不影响考高中的。”李芝赶紧说了出来。

许春华这才算松了口气,只要没被退学就行,如今在上高中也是要考试的,十里八乡没几个高中,但是村上的人却不少,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去乡上上学的,不过好在是考试的淘汰率不高,百分之三十左右,所以只要学习不是特别差,上高中都没问题的,可要是被退学了,那就没有办法参加考试了,等于说学业就断送在这儿了。

大学是不敢肖想的,但是高中总归是要上的,不然十五岁的女娃能做啥?

松了一口气,许春华心里面提溜了一周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最近奶奶因为这事儿也是操了不少心,咱村这初中的校长也是以前下乡来的知青,当初他们住的房子还是你爷他们给砌的,他拉下老脸去求了人,也不可能真的开除二妹,所以你放心吧,这事儿这么个就算是过去了,往后也没有影响的,先进来吃饭,晚上我们不去老屋了,这几天都累,一会儿吃了你去你叔那看看二妹去,也不着急回来,家里没什么事儿。”李芝过来拉着许春华的胳膊往里走,饭早就准备好了,看她表情就知道她这一周估计没少操心。

没想到许秋实这个留下还费了不少曲折,大家都知道许老头是个不爱说话儿,一直都是这么个样,为了许秋实也是真的豁出脸了,总归结果是好的,也能给她个教训,让她以后再也不敢。

提心吊胆了一周,许春华是吃也没吃好,睡也没睡好,这会儿才感觉到腿酸脚疼的,这一路回来就没差是跑回来的,还真是费了不少劲儿,不过听到好消息还是让她心情好了不少的,吃过饭之后李芝就叫她去叔叔家看看,许春华跟着收了碗就出来。

她平时不是个爱串门子的人,以前一家人都住在村口的时候,除了去老屋都很少会往村里走,七拐八拐的很麻烦,母亲不爱去,所以她们也很少去,反正每周都能在老屋瞧见的。

对于叔叔家并不是很熟悉,许春华绕过了两个路口,才到了叔叔家门口。

院子的大门敞开着,她直接就走进去了,今天是周六,初中本身就不上学,许霞和许红正在院子里面蹲在水井旁边,不知道在干嘛,也没看见在打水。

“大妮二妮。”许春华进来也没靠过去,而是在门上敲了两下,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两人从井边站起来,看见许春华才说:“大姐,你来找许秋实吗?”

“嗯,我来看看她,她在里面吗?”

许红撇了撇嘴没说话,倒是许霞平时还是挺喜欢这个凡事都会准备好的姐姐,毕竟只要她在,在许家老屋她们就没沾过活儿,这会儿也就回了一句:“她出去了,刚出去没多一会儿,我们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大概是去找同学了吧,平时也就是一会儿就回来了,要不你进来等等?顺便帮我俩看看桶是咋回事,我俩弄了半天,咋都打不上来水,提上来就是个空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