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顶点小说网 >> 野心家 >> 64

虽是叶云容主动问的, 却听到这样的话, 眉间仍闪过一丝惊讶,仔细看, 才见眼底有几分叹息和无奈。

她犹豫片刻,说:“叶心嘉,我们生在这个世界上, 没有谁是百分百幸福的, 羡慕和嫉妒我也有过,但是这一次,我很替你开心, 十几年恩怨, 想一想, 就好像小孩子打打闹闹,幼稚至极, 从今往后就这样吧, 我也替我哥再向你道歉……”

叶心嘉张张嘴,心中一阵酸涩。

原谅的话在嘴边, 叶云容却仿佛并没有想听这些,她撇过脸继续道:“这两天我一直在想, 人就算再恶,也应该存一些底线。”

叶心嘉双手交缠,旁边有面孔稚嫩的新来的置业顾问从她们身边走过, 怯怯地站立, 还没说话, 叶云容瞥见她,扯了扯嘴角朝她点头,女孩儿如蒙大赦,急忙冲叶心嘉微笑点头,小步跑走了。

回过头来,叶心嘉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她惊醒,叶云容望着她。

这一瞬间的对望让她们仿佛回到那个稚嫩的年纪,其实,她们都曾是故事里的受害者,哪里有谁对谁错。

叶心嘉捏住电话,没接,叶云容回神道:“行吧,你接电话,我得走了,我妈在办公室等着我。”

叶心嘉慌乱地点头,等她走了,才吐出两个字。

“再见……”

这是她欠下的友善。

回到办公室的叶云容始终觉得心口的涩苦痕迹正在慢慢消失,让她连脚步都变得轻盈。

办公室内端坐的雍容女人身穿着蓝色旗袍,背对着门坐着。

听到开门声,陶舒侧过头来。

“哒哒哒”的高跟鞋底敲打着地板,叶云容走到陶舒身边,唤了一声“妈”。

陶舒应了声,招手让她过来。

东西放在桌面上,陶舒看了眼,未问,只是道:“月底你哥哥的判决书下来,替我去看看他。”

叶云容眉头微蹙:“知道了。”

江肆说天网恢恢,孟寻逃出两日之后,却也被收入监牢,等待他的,是一场更为严酷的惩罚。

事发之初,叶云容也可怜过叶云官被人当作枪子,落得这样的下场,这时却觉得叶云官这场报应来得及时,他早就没有人能再救了,只盼日后的艰苦能给他深刻的教育。

陶舒像是也想到了这个,脸上的落寞尽显,想到曾经儿女成双,绕在膝前,对生活和名利场充满了希望,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东西都已土崩瓦解,剩下的,都是泡影痕迹。

她低声道:“我倒希望你能跟我一起,但是你如果走了,树下就真的是别人的了。”

叶云容听了这话,没有高兴。

“妈,”她道,“我不走是因为怕树下再遭不测,而不是为了据为己有。妈妈,我不想成为你这样的人。”

陶舒的面容在暗处渐渐隐起来,她下唇动了动,难言在口中,末了化成叹息。

从座位上起身,她绕过桌面,“这些都办完了吧?”

“恩,办好了,这是机票。”

叶云容拿出来给她,陶舒接过,有去无返的一场旅程。

……

叶心嘉接了俞可的电话,俞可带来一个消息,她被调去了之前向往的马山度假村,俞可在电话里语气前所未有的轻松:“谢天谢地梁忠竟然在这种情况放我去马山,不然我一定会被累死!”

这种情况——指的是树下如今领导层失去中心人物,叶云官即将下狱,董事们蠢蠢欲动,树下的股票起伏跌宕,正是难熬的时刻。但仔细想想,梁忠这样做却也有道理。

俞可虽能力不错,却早有退居“野外”的想法,在职场拼搏太耗费心力,如果强留,必然会弄巧成拙,倒不如将她妥善安放,腾出身边的位置,自有更合适,更具野心的人前赴后继。

俞可道:“熬了这几年,发现真的厌了。野心家不好当,我回头看看,这些年在职场,竟没有值得怀念的事情,倒是以前上大学的记忆越来越清晰,人开始矫情了,就有惰性了。”

叶心嘉笑道:“你说这话我就尴尬了,曾经劝我力争上游的人是你,终于我走到风头浪尖,你却说退隐山林才是最好的,让我情何以堪。”

俞可笑骂她:“得了吧,你哪会跟我一样,我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时间长了,练就一身自以为是的本事,拿来当做说教的工具,说的大部分也都是假话,无法寻到归宿,你这才是第几年?况且你知道陪着你的人是谁,有那个人在,你敢走吗?”

她说到这里,叶心嘉愣了一下。

俞可继续道:“承认吧叶心嘉,其实你从第一眼见到霍祯,你就知道,你们是一样的人。”

“都是天生的野心家。”

叶心嘉胸腔内鼓动着,她深吸一口气。

喜欢逆流而上的人往往都说自己不怎么相信命运,却不知道,在挣扎时,早就肯定了命运带来的束缚,俞可这句话,突然让她明白,有些东西,真的都是注定的。

不久之后,叶云官与孟寻的判决书下来,树下股票再跌,为挽救损失,霍祯放弃北州市的地产开发,投入树下,五月底,叶事兴病有好转,重回董事会,继续担任董事长一职,另择选两位副董事长协助办公。

叶心嘉继续做着她的营销部主管,一并申请U大的MBA,年底开始学习工作。

再后来,传出了孟家的企业被敌公司收购的消息……

消息传来那时叶心嘉正在家里忙着做一桌晚餐,菜谱摆在桌子上,她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一片忙碌,叶云筱早就看不下去了,却越帮越忙!

“喂喂喂心嘉!水把池子里的菜冲走了!哎呀,怎么办,饼煎糊了!啊啊啊!别放辣椒!”

叶心嘉面临崩溃,赶紧把叶云筱轰出去,末了关火,关水龙头,挠头后悔——

这不该说大话,答应让霍祯带宋云落到家里来吃她做的饭!

两家人婚前第二次见面,地点约在南月城的小房子里,不比叶家大,却温馨许多。

厨房这边打乱,外面传来叶事兴的喝声:“云筱丫头!就被给你姐姐添乱了!心嘉啊!实在不行,要不咱们叫人做吧,别自己吓折腾了!”

叶事兴说完掩面偷笑,自己闺女他还是了解,跟天生的似的,做饭这方面,真能要了命。

叶心嘉不死心,不相信还真有努力办不成的事儿,最起码……最起码得把这个最简单的鸡蛋卷和炒胡萝卜丝做好啊!

继续折腾到最后,终于,鸡蛋卷做成了鸡蛋花,胡萝卜丝炒成了胡萝卜酱……

叶事兴终于拿起电话,打给家里的阿姨,让人快马加鞭赶过来,在霍祯和宋云落到家前,做了一桌像样的家宴菜。

十一点半,霍祯带宋云落到家。

随着霍祯和叶心嘉婚事的落定,两家终于也都冰释前嫌,见了面笑呵呵地打招呼。

叶事兴坐在轮椅上,招呼人进来:“快进来,亲家母这边坐!”

叶心嘉还像模像样的拿着围裙,进门那一刻哥霍祯看到她时,面容微微一怔,随即便是憋着笑。

叶心嘉用眼神抽打他!接了宋云落后,又回到了厨房。

过了会儿,霍祯倚在门外,带着笑:“你真做饭了?”

他踮脚看了眼桌子上的食物,略露惊艳,叶心嘉心虚,推着他出去:“不告诉你!你先出去!”

沙发上休息片刻,聊了几句,那边饭上桌,香味已经飘来,叶事兴和宋云落倒是聊得开心,携着到餐桌前,各自落座后,叶心嘉也坐下来。

说几句客套话,叶事兴先让宋云落动筷,既然已是一家人,宋云落也便不客气了。

吃了几口,宋云落面露喜色,夸赞道:“菜真好吃!我听阿祯说今天是心嘉下厨,心嘉,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叶心嘉正吃着,筷子停下来,不敢说谎,正要开口,话却就被叶事兴接过去了:“是是是,这都是心嘉做的!”

叶心嘉窘迫:“爸爸……”

叶事兴眼神示意她:“别说话!”却没防着旁边的叶云筱“噗嗤”一声笑出来——

宋云落看到这里,算是明白了,大笑道:“阿祯来之前就跟我说心嘉不会做饭过,我说不会做饭怎么啦?娶媳妇又是娶保姆,我们阿祯很会赚钱的,以后让他给你请保姆做饭,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心嘉,这话听了心里踏实不?”

叶心嘉看了眼对面一脸淡然的某人,忙冲宋云落点头:“踏实,很踏实。”她有些不好意思,“宋阿姨,我爸爸说谎了,其实这些是家里的阿姨做的,我……我做的菜,怕您吃不下去口。”

叶事兴和宋云落对视一眼,破涕为笑。叶事兴说:“好了亲家母,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这闺女还真没有做饭的天赋,以后啊,可千万别为难她!”

宋云落摆手:“瞧你说这话,我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为难!”叶心嘉脸红了几分。

霍祯终于帮腔:“我也没想让她动手做饭,偶尔做一次,也是情调。”

叶心嘉听此,脸更红了。

情调你妹妹!

吃过饭,两家人坐在一起聊了会儿天,大多是关于婚礼的事情,夹着一些家常。

聊到晚上,又一道公用晚餐,之后,叶事兴和宋云落各自归家,带走了叶云筱,终于给了叶心嘉和霍祯两人空间。

把人送走之后,叶心嘉却已经累得浑身无力,两个人驱车回到南月城,车子停在外面,他二人步行往前走。

夜晚风轻轻柔柔地在脸颊两侧,霍祯摸过来,手指在她的五指穿过。

叶心嘉低头嘟囔了句:“我以后再也不说大话了……”

他笑:“大话可以讲,做不好也不用勉强。”

她仰起脸:“可是你会嘲笑我啊!”

霍祯道:“嘲笑你,但还是不嫌弃你啊。”

叶心嘉没忍住笑了出来,“也是啊,我在你面前暴露的缺点太多了,这一点早就不足为奇了。”

他道:“是啊,穷酸带来的所有缺点。”

叶心嘉一怔,轻轻松开他的手,往前走,没看他,却听到他的脚步声,始终跟在身后。

而再走几步之后,她竟没听到他的声音,那一刻,她下意识回头,看到男人驻足在路边,看着旁边培植的小树。

“霍祯!”叶心嘉急急叫了他的名字,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着急。

男人看过来,对她道:“过来这边。”

“干什么?”

叶心嘉怀着好奇,跟他跳过一片水洼地,站在一只路灯下面。

路灯下有一个小池,池子边缘铺了彩色的玻璃,折射的五彩的光,竟把小池的水照的美轮美奂。

原来他刚刚一直在看这个。

叶心嘉蹲下来,酸硬的小腿肚被挤压之后,有一种难言的舒适。

霍祯也在她身旁蹲下,低头,从西装外套的兜里拿出了一张纸。仔细看,像是一张□□的单子。

他蹲下来,捏住纸的一边,折了几下后,那张白色□□单子竟成了一只小船。

叶心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捏着船头放在水面上,接着,池子里一条红色锦鲤在小船下面游过……

叶心嘉笑:“你还有这心情啊?大半夜的,我们在这里放纸船,是不是还缺了一只蜡烛和一个愿望?”

霍祯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他道:“蜡烛和愿望没有,有这个。”

他有从兜里摸出了个什么东西,手握拳头在纸船上,下一刻,一只银色的东西掉在船上。

叶心嘉凑过去,捏起来看,竟然是枚戒指。

疑惑之余,就听霍祯说:“欠你的婚戒。”

叶心嘉愣愣的,一动不动。

谈婚论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的婚期也定了,可是这会儿看到这只并无奇特的钻石戒指,她的心跳竟然一直在加快……

男人英俊的脸庞在灯光的切割下更显完美。

“怎么了?不戴吗?”他的声音把她叫醒,叶心嘉努力压着紧张,把戒指丢回船上,霍祯叫了声,就见纸船身子歪了一下,戒指掉了下去!

“啊!”叶心嘉捂嘴叫了声,霍祯也惊了一下。

两个人都有些无措地望向池底,又忍不住觉得好笑。

灯管的原因,戒指竟然没找到。

霍祯把外套脱下来,扔给叶心嘉,把袖子挽起来,伸下胳膊去——

“哎呀——”

“怎么了?”叶心嘉看到他面露难色,急忙问。

霍祯苦笑:“被鱼咬了。”

不知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看他这样子,叶心嘉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我也不知道这么这船这么脆弱,你放就没事,我放上去,一下就塌了!”

霍祯道:“我是放上去,你是扔上去,就这么不想戴我送的戒指?”

叶心嘉“哼”一声,仰起脸。

终于,霍祯扒了许久,从水里捞出来手,那只戒指闪闪发光的重新回到他的手指间。

他手上的水还没甩,就抓住叶心嘉的右手,看准无名指,套了上去!

戴上去,大小正合适。

霍祯吐出一口气:“送个婚戒也不知为什么这么坎坷,这下好了,不想戴也戴上了!”

手指上的戒指凉凉的,一点一点磨着心头。

叶心嘉一时竟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蹲久了,站起来,腿麻了。她把外套塞会给霍祯,活动了下脚腕。

“走啦!”说着,抬步往前走。

“心嘉!”霍祯抱着外套,在背后叫她。

她脚步不停,踩着脚下的石板路,走过前面的石凳,又踩上去,回头对身后的男人说:“背我吧。”

男人在原地愣了半秒,脚步稳健地靠过来,背过身去,对着她,低声道:“来吧。”

眼前,宽大的背,结实的肩。

她想也不想,展开双臂,扑上去。

——全文完——

※※※※※※※※※※※※※※※※※※※※

磨磨唧唧完结了。

说心里话这文写得不好,更新也没有达到期望。

接下来会有段反省的时间,人真的不能浮躁,心急,否则事情总会做得不好。

但总算有了一个收尾,也获得一些肯定,希望日后机会能把《野心家》完善一下。

就不赘写番外了,想看的话,改日微博放几只小段子娱乐一下。

下面,煽情环节到了。

非常感谢不嫌弃我。。这。。只。。树。。懒。。作。。者。。的。。读。。者。。

非常感谢在遭受非议时始终站在我身后的朋友们。

非常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正版,支持原创的各位。

非常感谢能点下面这些链接的你们……

↓↓↓

完结文:

喜欢野心家请大家收藏:(www.2ddxs.com)野心家顶点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野心家最新章节 - 野心家全文阅读 - 野心家txt下载 - 林遇的全部小说 - 野心家 顶点小说网

猜你喜欢: 做霸总的男人割舍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靠土豪APP追星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大佬她不想回豪门别哭不一样的导演[娱乐圈]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野心家丁薇记事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骷髅幻戏图工具人罢工之后[快穿]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高攀大佬的丫头不好惹斗舞让我上爆A的中原干部田园小花仙[快穿]狂徒言欢别动他的小可爱
完本推荐: 割舍全文阅读修罗姬全文阅读穿成病美人帝师后全文阅读宫阙有佳人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工具人罢工之后[快穿]全文阅读狂徒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将进酒全文阅读田园小花仙[快穿]全文阅读反派被迫营业全文阅读末日领主全文阅读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全文阅读我靠美食征服星际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枷锁全文阅读被迫献祭给虫族至高神全文阅读带着农场回小学全文阅读五岁暴君饲养指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独步清风超神学院之异能者被渣后我重生了仙宫爆A的中原干部开局成为大唐神童秒杀成神豪别动他的小可爱侯府遗珠砂忍骨医在忍界最初进化割舍斗罗之不一样的龙族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末位天使我在火影,木叶村签到十年大唐永生王凤回巢女配不掺和(快穿)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男友是私家侦探修罗姬天生皇后命重回末世我反而变美了开局伪灵根竟然成了大师兄冰上传奇万古第一龙最强小农民末日领主

野心家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野心家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野心家txt下载手机版 - 林遇的全部小说 - 野心家 顶点小说网移动版 - 顶点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