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顶点小说网 >> 别哭 >> 生气和消气

第82章

正月未出, 门外天寒地冻,正是K市一年里最冷的时节。

段清燕每天来给偏宅的唐染送餐,也早就弃用之前花纹古朴漂亮的木质盒子, 而改用了加厚隔热层外壁的不锈钢金属餐盒。

即便这样,从主宅到偏宅路途不短, 又多是露天,等餐饭送到再取出来时,往往只剩余温了。

“小染,你还是叫主宅那边派一名厨师过来偏宅吧。”段清燕一边给桌后的唐染布菜,一边抱怨,“本来热腾腾的饭菜,到这儿都没热气了。而且放在餐盒里焖一路,口感肯定也差很多。”

唐染笑了下:“我觉得还好。”

“你啊。”段清燕放好中午惯例的四道菜和一份粥,将餐盒收到旁边。

唐染在专门摆置筷子汤匙的地方拿起筷子, 她往前倾身,嗅了嗅。然后小姑娘一点点皱起脸儿:“我好像闻到了香菇的味道。”

段清燕忍不住笑:“嗯,摆在A3区的那盘是香菇油菜。”

唐染:“啊……”

“不准挑食, ”放好餐盒的段清燕坐到桌旁, 笑,“我会监督你的。”

“我不挑食。”唐染苦巴巴地把筷子伸向方桌被她指定为A3区位置的盘子,“骆骆说了,挑食会营养不良,然后就会不长个子了。”

一块香菇被夹回来,唐染咬进嘴巴里, 鼓着腮一边痛苦地吃一边咕哝:“我还只有159, 不能不长个子……”

段清燕没憋住,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在香菇的阴影下, 这顿午餐结束得比平常还要晚上十几分钟。

段清燕收拾好厨余,拎着餐盒的金属柄。犹豫几秒,握在上面的力道又松了下来。

“小染。”

“嗯?”

“骆家那位小少爷,这两天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事情?”

唐染怔了下,微仰起头:“骆骆吗?他最近好像很忙,没有来过。”

“噢。”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就是听厨房的人今天中午聊,说上午的时候,骆家的老先生来了。”

“骆爷爷来过吗?”唐染露出意外的表情。

段清燕犹豫:“也不知道谈了什么事情,只听说是没过多久就走了,是唐先生亲自送到正门外的。”

唐染若有所思地低下头。

就在这时,偏宅的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门内的唐染和段清燕同时一愣。

段清燕:“这个时间会是谁?小染你和你的,额,司机约了下午要出去吗?”

“没有。”唐染更茫然,“今天周四,没有要外出的课程。”

“那我过去看看。”段清燕暂时放下餐盒,朝玄关走去。

几秒后,唐染听见,跟在开门的声音后面,段清燕似乎愣了一下才慌乱地提声喊了一句:“珞浅小姐,您怎么来了?”

“……”

被提醒的唐染露出讶异的神色,她侧过身,朝向玄关。

而此时门外,唐珞浅上上下下打量了段清燕一遍,皱着眉问:“你是谁?”

“我是,是负责给偏宅送餐的。”

“唐染现在在里面吗?”

“……在。”

“那你让开,我有话对她说。”唐珞浅微昂着下巴,目不斜视地迈进门。

等唐珞浅从身旁走过,段清燕愣了两秒,连忙转回身,快步回到客厅里。

唐珞浅没有换鞋,鞋跟咔哒咔哒的声音从玄关一路蔓延到客厅的方桌前,让唐染不费什么力气就能辨识得出她停在什么位置。

唐染松开攥紧的指尖,阖着眼轻声开口:“你想做什么?”

唐珞浅目光复杂地盯着唐染。看了几秒后,她冷冷地哼笑了声,转开脸:“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最后还是我赢了。”

唐染微皱眉:“什么赢了?”

“你不是想和我抢骆湛吗?”唐珞浅向前俯身往方桌上一撑,她低下头去,咬牙切齿又快意地说,“今天上午,骆爷爷已经和我爸正式约定好我和骆湛的婚约了!所以你不用再做梦——不管你怎么白费力气,他最后要娶的人还是我!”

唐染怔在唐珞浅的话音里。

看着唐染回不过神来的模样,唐珞浅笑得更加骄傲:

“我早就说过,你这样的模样和出身谁会愿意娶你呢?骆湛最多就是哄你开心逗你玩玩。他有多少选择,怎么可能真看上你这个小瞎子!”

客厅里安静许久。

唐珞浅一眼不眨地盯着唐染的表情,等着看小姑娘委屈或者哭红眼圈,也或者别的什么反应。

然而她瞪得眼睛都酸了,还是没能在那张越发出挑得精致漂亮的脸蛋上看出半点自己期待的反应。

难过?好像是有的,但只占极少的一部分。

唐珞浅尴尬地站了几秒,冷绷着脸嘲笑:“看来你自己也不抱希望,算是挺有自知之——”

“你说完了吗?”女孩突然开口,声音冷淡而平静。

唐珞浅被这反应唬得一懵,呆了两秒才开口:“什、什么?”

“如果说完了,那就请你离开。我要午睡了。”

唐染说着话,已经起身。她没有半点再搭理唐珞浅的意思,径直走向卧室方向。

等女孩的背影进到过道里,轻和的声音传回来:“请你们离开前,帮我把外面的房门关上。”

“……!”

唐珞浅不可置信地僵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最后她恼怒地跺了一下脚,转身走了。

等唐珞浅离开,段清燕这才赶忙跑到唐染的卧室门口,快速敲了敲门:“小染,你别难过,事情不一定就是她说的那样!”

她面前的房门被拉开。

女孩平静漂亮的脸在门后露出来。一两秒后,唐染轻弯下眼角:“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段清燕咬咬牙:“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说不定骆湛爷爷根本就没经过骆湛他同意,只是私自决定的!”

唐染摇头,淡淡地笑:“不会。”

“为、为什么啊?”

“骆爷爷很喜欢骆湛,也很疼他,只是看起来对骆湛凶巴巴的。所以这件事情,如果骆湛没有同意,那骆爷爷不会做出决定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骆湛他真的……”

“我有点困了。”唐染轻声说,“我们以后再说这个问题,好吗?”

“……”

段清燕哪敢说不好,此时多一个呼吸她都怕刺激到唐染——小姑娘连“骆骆”都不喊了,她觉得唐染一定是伤心坏了。

段清燕只得用力点头:“好好好,你赶紧睡,别胡思乱想!等晚上,晚上我们再说。”

“嗯。”

“那我先回去了?”

“好。”

“……”

听着脚步声远去,然后门关合的声音传回来。

再然后,就是偏宅里长久的死寂。

站在原地的唐染面上的笑意一点点淡下去。须臾后,她抬起手——

掌心里安静躺着她的手机。

与此同时,骆家主楼,餐厅。

今天中午依旧只有骆老爷子和骆湛两人在餐厅内用餐。

主位上,骆老爷子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给她安排手术?”

“既然拿到唐世新的签字同意了,手术会尽快安排。”骆湛说,“明天我会去一趟M市,和家院长那边——”

一阵铃声突然响起。

骆湛话音戛然而止。他没有迟疑放,放下刀叉便去拿自己的手机。

骆敬远不满地抬头:“和长辈一起用餐却一点餐桌礼仪都没有,手机不知道调静音吗?”

“调了。”骆湛头也不抬地说。

骆老爷子气得哼哼:“那这声音是我幻听吗?”

骆湛嘴角一勾,撩起眼:“这是给染染一个人设置的铃声。”

骆老爷子:“……”

电话接通。

坐在高背椅里的青年倚回身去,那张从方才进餐厅开始一直懒洋洋没什么情绪的面孔上浮起情不自禁的笑意:“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小姑娘?”

对面沉默。

骆湛等了几秒后意外地拿下手机,确定一遍信号和通话状态无误,他微绷直身,声音也沉下去:“染染,你在吗?”

对面仍旧没有声音。

骆湛的表情蓦地变了。

那种颓懒顷刻间褪得一干二净,他推开高背椅便起身,抓起大衣的手背上青筋绽起,眼神阴沉得厉害。

他头都不回地大步往外走。

主位上的骆老爷子愣了下:“骆湛,你干什么去!”

骆湛没停身,脚步愈快,声音低沉微哑:“染染可能出事了,我——”

“骆湛。”

还是那个称呼,但这一次是在耳边极近的距离下响起的。

是熟悉又带着某种陌生情绪的,唐染的声音。

“——!”

骆湛脚步猛地一停。

几秒后,他终于回神转过头去,像是一口气呛住了没顺过来,骆湛扶住身旁的椅背低下身连着咳了好几声。

等呼吸终于平顺,骆湛站在长桌的尽头,无奈地哑声笑:“你是不是想吓死我,染染?”

对面沉默几秒:“你生气了吗?”

“没有。”理智回归的骆湛听出唐染的声音情绪不太对,但他还是先回答了她的问题,“我不会对你生气。”

唐染再次沉默。几秒后,她声音喑哑地开口:“我不做手术了。”

“!”

骆湛面上笑意顷刻褪去。他本能地皱起眉,扶在椅背上的手也慢慢握紧。

僵持几秒后,骆湛才逼着自己压下呼吸和情绪,他认真地开口:“不要突然说这种话,染染。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唐染再次问:“现在你生气了吗?”

骆湛一怔,无奈问:“你就是为了气我才——”

“唐珞浅,刚刚来找我了。”

“……”

骆湛蓦地顿住。

“我现在很生气。”女孩的声音前所未有地安静、平寂,还透着冷淡的冰雪似的凉意。

她就站在门旁,垂着的手指慢慢攥紧起来,指尖是冰冷的温度。

气得。

唐染抿紧唇,声音轻缓地、慢吞吞地重复一遍:“我现在特别生气,骆湛。”她语气决然,眼圈却微微泛起红来。

骆湛低垂下眼。

他和唐染早已无比默契,只听一句不明的话和话里的情绪,他就能听懂她想说的话意。

骆湛慢慢叹了声:“唐家这些人真是沉不住气啊,这才谈完多久。我本来是要今天下午去找你说的。”

唐染的呼吸声终于多了一丝起伏,她轻咬着唇,过于积压的懊恼和生气的情绪让女孩的声音微颤:

“我的眼睛,是我的眼睛。你、你怎么能,拿你自己做条件去换……”

骆湛低声安抚:“那个婚约,就算我爷爷答应了,只要我拒绝就不会有任何效力。”

“才不会那么简单。”唐染手指攥得更紧,“如果真有那么简单,那唐世新不会同意手术签字!”

“……”

头一回听唐染这么情绪激动地说话,骆湛怔了两秒,哑然笑着垂眼:“我们小姑娘为什么总是那么聪明?我本来只需要担心你会误会或者难过的。”

“骆湛。”唐染声线紧绷,“你不要开玩笑,我是很认真地在生气。”

骆湛无奈地笑:“相信我,后面的事情我真的能解决,而且不会对我有任何伤害。所以不要生气了,好吗?”

“……”

“还生气吗?”

“……”

“怎么样能让我们小姑娘消消气?”

“……”

骆湛等了几秒,扶着椅背直起身。他看向餐厅长桌另一头的主位方向。

思索几秒,骆湛一本正经地对电话里建议:“我现在在家里餐厅,不然让我爷爷帮你监督——”

骆老爷子没表情地抬眼,等着看自己这个“丢人”的小孙子还能说出多“丢人”的话来。

在骆老爷子和其他佣人的目光下,

骆湛垂下眼,懒洋洋地笑起来,淡定接上:

“罚我到外面跪一下午吧,这样足够我们小姑娘消气的么?”

※※※※※※※※※※※※※※※※※※※※

小仙女也是有脾气的。

骆湛就不一样了,小仙女面前他没有脾气,只有骚和狗(bushi

喜欢别哭请大家收藏:(www.2ddxs.com)别哭顶点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别哭最新章节 - 别哭全文阅读 - 别哭txt下载 - 曲小蛐的全部小说 - 别哭 顶点小说网

猜你喜欢: 工具人罢工之后[快穿]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斗舞让我上骷髅幻戏图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狂徒田园小花仙[快穿]野心家靠土豪APP追星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割舍别动他的小可爱高攀做霸总的男人不一样的导演[娱乐圈]大佬她不想回豪门言欢丁薇记事大佬的丫头不好惹爆A的中原干部别哭
完本推荐: 被迫献祭给虫族至高神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狂徒全文阅读渔家小农女全文阅读不一样的导演[娱乐圈]全文阅读穿成病美人帝师后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别哭全文阅读五岁暴君饲养指南全文阅读宫阙有佳人全文阅读末代孤城帝妃恋全文阅读借剑全文阅读斗舞让我上全文阅读野心家全文阅读大王饶命全文阅读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全文阅读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全文阅读割舍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末日领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初进化我靠美食征服星际穿成黛玉她侄女反派被迫营业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吾已有亡妻江山谋之锦绣医缘系统逼我炼丹成仙重生宠夫无法无天定风波工具人罢工之后[快穿]渔家小农女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我在山上的那些年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砂忍骨医在忍界穿成病美人帝师后侯府遗珠野心家超神学院之异能者仙宫我在火影,木叶村签到十年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全民修仙:百倍奖励割舍枷锁做霸总的男人穿越诸界之最强赛罗斗罗之签到就无敌大梦主

别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别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别哭txt下载手机版 - 曲小蛐的全部小说 - 别哭 顶点小说网移动版 - 顶点小说网手机站